护夏(小小说)

护夏(小小说)

说是护夏,其实才刚进入伏天,玉米还没出天缨,红薯秧儿才铺满地,豆子也才刚刚开花,西瓜才刚刚挂纽,自然是不会有人去偷的,护个什么夏啊?只是那时,刚实行大包干,乡下还没有电扇,到了晚上热得没法入睡,人们只好走出家门,到田头地尾去睡个凉快觉,就

爱会有天意

爱会有天意

进入金秋十月,沿路的樟叶依旧含青,静湖旁的枫叶却一片红彤。紫嫣闲意地捧着一杯枣香的花茶,透过窗欣赏青与黄镶嵌的风景,高挂在苍穹的烈日,无云相伴,清新明亮的蓝空浮上一缕惬意。 太阳出来的时候,把所有孤单统统晾干,我想你会忘了我的好忽然而至的歌

金刚鹦鹉私奔记

金刚鹦鹉私奔记

2004年初,28岁的我进入美国珍稀动物研究中心工作,专门研究金刚鹦鹉。其中漂亮的蓝金刚鹦鹉是最让我感兴趣的一种,目前它已非常稀有。带着考察的全套装备,我们来到了巴西的热带雨林。 ■ 用爱情做诱饵 我们这次带了一只两岁的雌性红蓝金刚鹦鹉,它叫几妮,

如此父亲

如此父亲

张老汉已进入了耄耋之年,耳不聋眼不花,仍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走路一阵风,丝毫看不出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自老伴去世以后,就自己一个人过,三个饱一个倒。儿子、闺女家哪都不去,用张老汉的话说这样自在 张老汉年轻时是个木匠,手艺相当不错,前村后

黑暗中的一吻

黑暗中的一吻

火车进入隧道,整个车厢里一片黑暗。只听一声亲吻,接着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火车迟迟开出隧道后,车厢内四个素不相识的人都没有吱声,唯有德国军官眼圈发青。 中国老太太暗想:这姑娘人美心灵更美。 姑娘想:真奇怪,这德国人宁亲老太婆不亲我。 德国人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