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儿防老

养儿防老

养儿防老 文/宋玉梅 再有几年梁老师就该退休了,他经常跟同事们炫耀着说,等他退休了带着老伴去上海的大儿子家养老,大儿子在上海自己开公司,混的相当不错。 每每说起自己的两个儿子,梁老师一脸自豪。两个儿子都是响当当的名牌大学生。比较起来,大儿子更

小狐狸上学

小狐狸上学

小文去上学,路上碰到一只小狐狸。 小文问:小狐狸,你也去上学吗? 上几年级呀? 小狐狸拍拍书包说:我在狐狸学校上一年级! 小文又问:你们狐狸学校学什么呀? 小狐狸说:我们学的东西可多 呢,比方说,逮(dǎi)小鸡啊 哎呀,你们还学逮小鸡!小文没听完就叫起

二爷矫侄

二爷矫侄

寇扁家中很穷,去东北混了几年,回乡后便吹天舞地,富得流油一般。有人以为他在东北真地混得不错,非常羡慕。日子已久难免露陷,只要他摆阔,十之二三的人摇头吐舌。他也不管人家烦不烦,摆起阔来洋洋得意,吐沫飞天。 二爷见他这样,守着大伙说道:寇扁,听

正常的精神病

正常的精神病

小王得精神病已经好几年了,在精神病院也住了好几年。 小王没结婚。没媳妇,没孩子,很少有人来看他。医院里的小护士也只知道他有个妈。可他那妈跟没也没什么区别。二个月来看他一次,每一次都是空手而来,待个把钟头就走了。 小王平时看着倒也挺正常的。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