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徐海楼:沉重的代价

短篇小说|| 徐海楼:沉重的代价

徐海楼(黑龙江) 张荒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从小娇生惯养,要星星不摘月亮。 父母啥活都自己干,从来不让张荒去做。他也从小就养成了好吃懒惰,家里一切事情都跟他无关,多少活都像看不着似的。父亲也发贱,宁可累折了腰,也舍不得招唤他帮干点啥。 一来二去,

【小说林】命运

【小说林】命运

文/张显鸿 (01) 养这些东西弄啥?家里整天骚哄哄哩!男主人在客厅里掐着腰。 我想养!我想养!女主人在沙发上哭泣。 让你溜的时候看紧点,别乱走窝,你就不听!男主人说。 它是个人?在哪儿走窝我咋知道?女主人说。 你瞅瞅长那个样?一只眼,灰不拉几的,一

醉狗

醉狗

文/王起 五魁首呀! 七巧七呀! 哥儿俩好呀! 村长家里正在划拳行令招待下乡干部。七岁的儿子丁丁第三次去小卖部买酒,回来时发现自家的大黑狗,在院子里转了几个磨磨后,咕咚一声向墙角的草堆里栽去。 丁丁跑进屋里喊道:爸,怪不得这酒老不够喝,原来被狗

浓到极致是平淡

浓到极致是平淡

红,是我的隔壁女邻居,是个川妹子,据说因为家里穷,父母把她卖到了北方,十七岁就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做了媳妇。她带着孩子来城市打工,租房住在我的隔壁,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她一直没有搬家,于是,我们做了十多年的邻居,虽然说话并不多,但是对她却很

分开,才想起珍惜

分开,才想起珍惜

他和她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被家里人都宠的小天使,一个是被家里人看作是小混蛋的小恶魔,正是这样两个人,成就了一段爱情。 那年他6岁,她4岁。她4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他是她爸爸哥哥的孩子,他不是她大爷亲生的孩子,所以没人喜欢他。雪第一眼看

如果还有来生请嫁给你

如果还有来生请嫁给你

那年他19岁,在阿姨家里度过他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她是邻居的女孩。继母对她不好。他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着一条脏脏的白色棉布裙子,脸上有红肿的手指印,满脸泪水却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他说,你喜欢小狗吗? 他把自己捡来的一条白色小狗放在竹篮里给

交换

交换

那年他19岁,在阿姨家里度过他惟一的一次南方假期。 她是邻居的女孩。继母对她不好。他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着一条脏脏的白色棉布裙子,脸上有红肿的手指印,满脸泪水却神情冷漠。他蹲在她的面前,他说,你喜欢小狗吗。他把自己捡来的一条白色小狗放在竹篮里给

错过更美丽

错过更美丽

那年,他还是一个17岁的孩子,在姑妈的家里,见到了16岁的她。? 一年后,他考进了一所北方的大学。他再次来到姑妈家,想看看那个让他魂牵梦萦了360回的女孩。可姑妈却告诉他:女孩因为没钱读书,到一个南方城市打工去了。他想办法和女孩的弟弟成了好

中秋节的香菇宴

中秋节的香菇宴

结婚时正值中秋,家里没钱摆酒,他们就跑到杭州,旅行结婚了。 两人玩了5天,最后一天,男人想,让女人吃点儿好的吧。于是到饭馆吃饭,点了三菜一汤。其中一道菜,是从未吃过的香菇肉片。20世纪80年代,香菇还算昂贵的菜。男人坚信贵的就是好的,好容易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