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战争结束之后,将军的勤务员下连队去了,可很长时间也没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勤务员。不是找不到,是将军太挑剔,派来一个又一个的,都不如他的意,总觉着这个不如走的那个好。 将军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立过无数次战功,他的奖章就能装满两衣

老天跟我开玩笑

老天跟我开玩笑

她是将军的小女儿,武艺非凡,她的半个脸倾国倾城,半个脸是黑色的胎记,别人都叫她妖怪姑娘 他是皇太子,长的仙落红尘,才气纵横,武艺卓绝 二十四岁老姑娘的她,准备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不料父亲被人暗杀,哥哥姐姐被人陷害入狱,只有可怜的母亲整日以泪

在自己的故事中当配角

在自己的故事中当配角

我,一个不起眼的士兵。从将军(项羽)吴中起兵开始,便追随其左右。千军万马中,将军很少会注意到我,即使是现在,将军的身边只剩下了我们二十八名骑兵。 而我却始终注视着他。 尸横遍野的疆场上,他如信仰一般,烙在我们的心上。只要看见他厮杀的身影,心中

树下美人泪,独饮胭脂醉

树下美人泪,独饮胭脂醉

传闻都城的将军府里有一美姬,肌肤光滑胜雪,腰身纤细,面容姣好,三千青丝,擅长舞与琴。但从没有人亲眼见过美姬的模样,这也只是传言。直到一日将军奉命出征,数月未归,住在将军府周围的人家日日能听到凄婉琴声从将军府里传出来,于是传言在人们口中就像

将军的遗产

将军的遗产

北京的秋天格外的萧瑟,秋风打着落叶,像是要带走这个世界一样,北京301医院的病床上老将军正召集儿女们分配着一件稀世遗产。 刘士臣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了,只听得见他微弱的呼吸。身边站着记录员和摄像师,还有他的子女们。已在弥留之际的他,召集儿女们最

迷失的蚂蚁

迷失的蚂蚁

我是一只强壮的黑将军蚂蚁,整日在土地上驰聘,我不是在观赏风光,而是在寻找维持生命的猎物。你可别门缝里看人,我可不是一只普通蚂蚁,我具有高超的猎巧,每次出外打猎,我能满载而归。 那些小蚂蚁也非常羡慕我。而在我看来他们都不值得一提,因为我是蚁中

盲目的将军尝汤

盲目的将军尝汤

巴顿将军为了彰显他对部属生活的关心,突击检查士兵食堂。进入食堂后,他看见两个士兵站在一口大汤锅前。 让我尝尝这汤。他命令道。 可是,将军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快给我汤勺! 巴顿拿过汤勺喝了一口后,大声怒斥:太不像话了,怎么能给士兵喝这个?这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