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良心债

良心债

小 说 良心债 文/荆翠 01 这破天气,说下雪还真下了。山峰小声嘟囔着,使劲贴近伊宁,并疼爱地给她拽拽头上的淡粉绒线帽。 风裹挟着雪使劲往脖颈里灌,他整个脑袋都要缩进了衣服领子里。 伊宁把手放在唇边呵了一口热气,娇嗔地埋怨:都怪你,非要坐公交车,

NEW

五叔

五叔

五叔 傍晚饭时,有车声在对门停下。 是你五叔回来了,就爱显摆。妈翻一下白眼,嘴里的菜就嚼得起劲;爸闷声,只把稀饭喝得吸溜吸溜地。我知道她老人家又要嘟嘟五叔家换新车的事这都过去几个月了,只要五叔车响,她都唠叨。 果不然,妈嚼完饭就开始了:换车就

NEW

老方

老方

小说 老方 文/绒刺 老方竟然会歪嘴? 可还就是歪了。他正努力地伸缩着肌肉以达到嘴角能平衡,却让双唇抖动得更是滑稽;而说话呢,又会突然间卡壳,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他冲着我尬然一笑摇摇头,黏糊一句他,他妈的。 他确实病了,嘴歪了。我认为,他不能再让

NEW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小说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文/鋫鋫 1 小红与小兰一直是很要好的闺蜜,无话不说。她们同一个时间结婚,同一段时间怀孕,同一段时间生子。 怀孕的时候,她们挺着个大肚子携手逛街,大谈育儿经,不知道那是不是已经开始胎教。瓜熟蒂落,两个孩子相继出世,他们的

NEW

疯(外一篇)

疯(外一篇)

小小 说 疯(外一篇) 文/孔凡勇 疯 明凌用右手撩了一下头发,对看着她愣神儿的来访人员点点头。 几天后,DNA结果出来,明凌的孩子百分之九九点多不是皇甫一楠的。皇甫一楠被双规后,从交通局长变成阶下囚。明凌属于第四个皇甫一楠不在册的妻子,按照诉状,

NEW

千纸鹤

千纸鹤

小 说 千纸鹤 文/王云浩 1 晓晓和伯父从家来到女子监狱的时候,已近中午十一点了,大厅里已来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在这一天里会见自己的亲人。晓晓是来看妈妈李秋萍的,她低着头坐在长椅上,左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手里握着一只千纸鹤。好像害怕这只千纸鹤从口袋

NEW

吃 鸡

吃 鸡

小 说 吃 鸡 文/韩晨辉 雪镇今年又哭倒了一片。冰雹毕竟是冰雹,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没有,说下就下。其实上一年雪镇也下过冰雹,不过那次下得不是很厉害,时间短,撒泡尿的功夫就完了;雹子也小,葡萄干一般大就当是下了场雨夹雪。不过这次雹子涨了脾气,

NEW

红草莓 灰喜鹊

红草莓 灰喜鹊

小 说 红草莓 灰喜鹊 文/杨霞 晚上九点十五分,苏慧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的手机这个时间段一般不会响。秦亮刚刚洗完澡,正舒展地躺在被窝里看手机。两人听见手机铃声叮叮咚叮叮咚同时纳闷道:这个时候,谁打电话来呢? 不会是儿子。儿子在三百公里以外的一所

NEW

“要把老子当成儿子养”

“要把老子当成儿子养”

小小说 要把老子当成儿子养 文/丛玉盛 小城里要评选十大孝星,老梁理所当然地被评上了,这本不足为奇,关键是他说了一句雷人之语,当即把在场的人全给震倒了。 那是在十大孝星表彰会上,主持人让他发表一下获奖感言,介绍介绍经验。主持人说:您十多年如一日

NEW

圣诞夜

圣诞夜

小小说 圣诞夜 文/孔凡勇 淳于兮进门前,把酒场上剩下的大半瓶白酒放在防盗门后的墙角旮旯里。推门进屋的时刻,正是十点十分,时针和分针恰如妻子的两个眉毛紧蹙,呈欲飞姿势。这是生气时刻! 还知道回家? 这种牢骚太庸常,没有新意,半醉状态的淳于兮无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