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精读】何进: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小说精读】何进: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文/何进 昨天在张家坪的村委会,我见到了我的三户帮扶对象。今天一早,我就跟在山垭口高速路边开汽修厂的朋友杨三毛打电话,把要送张冬到他那儿学汽修的事详尽的说了一遍:张冬的父亲去年得病死了,他的母亲腰腿风湿,行动不便;他初中

【小说精读】简太平:老王的烦恼

【小说精读】简太平:老王的烦恼

【小说精读】简太平:老王的烦恼 老王的烦恼 空气中拂来浓浓的腊味,街道上挂起红红的灯笼。春节要到了,人们的脸上也流露出喜悦的神色。然而,老王最近心情很不好,很烦,以至于吃不香睡不着,而这皆因一起酒官司导致的。 前年老王从单位退了下来,由于是国

【小说精读】简太平:儿子是······

【小说精读】简太平:儿子是······

【小说精读】简太平:儿子是 儿子是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不,儿子大学毕业,学中文的,刚开始还出去找找工作,但都高不成低不就,便一直呆在家里与电脑为伴,眼看小半年过去了,春节将至,你说当家长的能不着急吗? 唉,这年还过个什么劲呀! 说来我们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小说精读】何进: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何进 林新枝一大早就站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张望。通向乡里的那条盘山公路铺满了白雪,蜿蜒起伏,时隐时现,像一条玉龙在和她的眼睛嬉戏 这个时段的扶贫工作期满,工作队的几个伙伴昨天下午就乘车

【小说精读】田斌:大义灭亲

【小说精读】田斌: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A小区每天早晚邻居们都会碰到一位身着整洁警服身材高挑、风韵犹存的中年警嫂和他风度翩翩的丈夫,手拉手上班下班,从不坐车,两人恩恩爱爱,有说有笑。邻居们都投以羡慕的眼光看不转眼。 听说他丈夫是某省委机关干部,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见

【小说精读】王仲华:周广源收徒

【小说精读】王仲华:周广源收徒

【小说精读】王仲华:周广源收徒 周广源收徒 日本鬼子投降半年来,社会稳定多了,虽然官欺民讹孬种赖的现象时有发生,毕竟不受外夷凌辱,国人的腰杆总算挺了起来。不过听说还会有战事,所以大家还是揪着心,生意不敢放开来做,市面依然萧条。周广源也不敢发

小说精读//李磷:彼岸·年华(连载之四)

小说精读//李磷:彼岸·年华(连载之四)

彼岸年华 04 时光荏苒,秋已残。 娜娜意气风发地冲进画室,一进来就说:哇,原来我哥是个游戏高手。 此时,我正在画室里和李祥下棋,黑白子正犬牙交错,棋盘上战火纷飞。然后头也未回,我说我就只听到你说过你妈撒下你就被乡政府的拉去骟了,怎么还有个哥,

【小说精读】兰梅:第一课

【小说精读】兰梅:第一课

第一课 兰梅 从小,我的梦想就是当老师。最终,我真的如愿以偿了!谁料上岗第一天,就碰上了一件尴尬的事。 早读刚开始,有个叫玲子的女孩就哭哭啼啼地告诉我,她的校服不见了。一件校服值不了多少钱,但对于贫困山村的孩子来说,可不是件小事情。 啥时丢的

【小说精读】汗青:富贵

【小说精读】汗青:富贵

富贵 汗青 富贵靠捡破烂为生,天天走着在附近村庄转悠,三十几年除下雨下雪外,几乎没有停止过.日子久了十里八乡没有不认识他的. 富贵兄弟两人,又是老大,单听名字便知道父母寄于他厚望,希望他大富大贵,如意吉祥.但是他却是头脑不健全的人. 富贵长得还算周正,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