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粒砂之间可怜简单的爱情

两粒砂之间可怜简单的爱情

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静的海底躺着两粒砂。他们相距两尺。一粒砂爱上了另外一粒。他凝视着两尺开外的意中砂,平安幸福地过了好多年。水下风平浪静,砂粒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他知道有自己爱的砂可以让自己凝视,不用管水面上的台榭焦土,沧海桑田。 沙滩上现出

两粒砂的爱情

两粒砂的爱情

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静的海底躺着两粒砂。他们相距两尺,一粒砂爱上了另外一粒。他凝视着两尺开外的意中砂,平安幸福地过了好多年。水下风平浪静,砂粒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他知道有自己爱的砂可以让自己凝视,不用管水面上的台榭焦土,沧海桑田。 沙滩上出现

午夜的汽笛

午夜的汽笛

女孩问男孩:你喜欢我多少? 男孩想了想,以平静的声音回答说:就像喜欢午夜的汽笛声那么多。 少女默默地等着他说下去,一定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有一天半夜里,我忽然醒来。他说,正确的时间不知道,大概是两点或三点吧,但那时是几点并不重要。总之,是半夜

修成一株安静的莲

修成一株安静的莲

农历的二月二是老百姓所说的龙抬头,之于我,却是格外的敏感。很久以前的这天,我从娘家移植到夫家。仔细地回忆,那一天,是下着雨的,不大,但淅淅沥沥下了整天,像母亲惜别的泪,一直在心里下着。 其实,从娘家到我的小家,拉直了,不过百米,迎亲花车开到

男孩,你的等待有多久?

男孩,你的等待有多久?

浩与静的相遇出于一次偶然。学校组织全校师生观看电影,浩与静的朋友正处在初恋期,这次机会便成了他们第一次的约会。而浩与静便作为了各自的后援团。就这样的第一次偶然见面。浩喜欢上了静。 静的朋友每天约会回宿舍都会和静谈谈浩的事情,逐步了解之后,浩

原来,我真的很在乎你

原来,我真的很在乎你

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你还好吗?在这寂静的夜里,你是不是也像我思念你一样思念着我?夜在空气里凝固,思绪在黑夜里游走,心绪不宁的挂钟单调地摇摆,无边的寂寥和愁绪如冷月般漫过我的心头。望着电脑屏幕上你始终变黑的头像,我的思绪随着挂钟的嘀哒声走过

秋秋的那个晚上

秋秋的那个晚上

秋秋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嗯,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的。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看惯了社会上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漂亮姐姐嫁作人妇,过上了粗糙的生活。为柴米油盐的事情发愁,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为无足轻重的事情痛心棘手

惊魂一瞥

惊魂一瞥

一个宁静的夜晚,张伟开着出租车行驶在返回市区的公路上。刚转过一道弯,借着淡淡的月光,他发现前方有人来回挥舞着双手,在这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打的?是不是抢劫的念头一闪现,张伟的心不由咯噔了一下,准备一轰油门急驰而过,来人似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