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努阿·阿切贝《宾叔叔的抉择》

奇努阿·阿切贝《宾叔叔的抉择》

〔阿尔及利亚〕奇努阿阿切贝《宾叔叔的抉择》 公元一千九百十九年,我在乌木鲁的尼日公司是个年轻的职员。在那年头当个职员有如今天的部长,我的薪水是二镑十先令。你们也许会笑这二镑十先令的小钱,可是这在如今要值五十镑呢。那时候买头大山羊才四先令。我

萨缪尔·贝克特《一个黑夜》

萨缪尔·贝克特《一个黑夜》

一个黑夜〔爱尔兰〕萨缪尔。贝克特★ 发现他伏地趴着;没有谁惦记他,没有谁寻找他。一位老妇人发现了他。大概说来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漫无目标地寻找野花,仅仅是黄颜色的。一心盼着野花却意外碰见他伏在那儿,他面孔朝地两臂伸展,身穿大衣尽管不合时宜

〔奥地利〕里尔克《小园中》

〔奥地利〕里尔克《小园中》

一个人有时会产生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就譬如说昨天吧。当时我又和露西夫人并排坐在她家别墅前的小花园里。年轻的金发夫人沉默无言,一双目光深沉的大眼睛仰望着黄昏时锦缎般绚丽的天空,手里把一块布鲁塞尔花边手绢当作扇子轻轻摇着。我闻到阵阵沁人肺腑的芳

〔波兰〕显克微支《二草原》

〔波兰〕显克微支《二草原》

二草原〔波兰〕显克微支★ 有两片土地相并的排着,正如两个极大的草原,中间只有一条明丽的小河将他们分开。这河的两边,在某一地点渐渐的分离,便造成一个浅的渡口一个盛着安静清澈的水的小河。 人们可以看见清澈河流下的黄金色的底,从那里长出荷花的梗,

〔丹麦〕凯尔德·阿贝尔《大理石鸽子》

〔丹麦〕凯尔德·阿贝尔《大理石鸽子》

大理石鸽子〔丹麦〕凯尔德。阿贝尔★ 祖母做油煎饼的诀窍是:两磅面粉、一磅砂糖、八个八个鸡蛋?不,六个就差不多了,一百二十五克黄油,两调羹奶油、一点氨粉和一些碎柠檬皮,然后只消这么一弄,再放到清油里,放到猪油里也成,现在它们变成淡褐色了,瞧,

〔德国〕布莱希特《不值一文的老奶奶》

〔德国〕布莱希特《不值一文的老奶奶》

不值一文的老奶奶〔德国〕布莱希特★ 我爷爷去世时,奶奶已七十二岁了。爷爷在巴登的一个小城里开一家小小印刷厂,专营石版印刷,死前和两三个助手一起在厂里工作。奶奶操劳家务,不雇女佣,照管着荒凉破落的老屋,为大人和孩子们煮饭烧菜。她是一个瘦小的妇

〔德国〕海恩里克·波尔《笑者》

〔德国〕海恩里克·波尔《笑者》

笑者〔德国〕海恩里克。波尔 每当有人问起我干哪一行时,我就窘态毕露、满面通红,口结不已,而原本人家都觉得我是个挺镇定的人的。我很羡慕那些能说我是个泥水匠的人。我羡慕理发师、记账员与作家这些可以直截了当有所招认的人,因为他们的职业不言自明,无

〔德国〕库森别格尔《轻蔑的一瞥》

〔德国〕库森别格尔《轻蔑的一瞥》

轻蔑的一瞥〔德国〕库森别格尔 电话铃响了,警察局长拿起听筒喂! 我是克尔齐警长。刚才有一位过路人轻蔑地瞧我。 或许你弄错了吧,警察局长要他考虑一下,几乎每个碰上警察的人都感到心虚,不敢正视。这看起来就像是轻蔑。 不,警长说,不是这么回事。他轻

〔俄罗斯〕库普林《快乐》

〔俄罗斯〕库普林《快乐》

快乐〔俄罗斯〕库普林 一个大皇帝召他国中的许多诗人和哲人到他的面前。他用这个难题问他们:怎样才是快乐了?第一个人慌忙答道:是这样,要常常能看见上帝般的脸上的光辉,还要永远感觉。 大皇帝冷冷地说道:挖去他的眼睛。换一个上来。 第二个上前高声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