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着蝴蝶结的你

扎着蝴蝶结的你

他一直叫我小安。是安然、安静,还是安全或者其他,谁知道呢。到底这么多年过去了,更没有可去深究的理由。我还是小辈,安心小安。 有一天突然回想起曾经和Julian一起的三年,流了很多泪,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总之最后劳燕分飞,渐渐失去联络,直到

新娘不是我,没晒遗憾

新娘不是我,没晒遗憾

今天竟然让我知道了一件事,又或者可以这么说,是我一直一直在忽略着这件事。 可能系我的潜意识里,一直在虚荣着这件事吧。 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聊过几次电话,追求过我的人,竟然已经结婚了。对这个消息有点诧异,但不会做成大悲大喜。可能早就在那些QQ说说

阿Q的征婚启示

阿Q的征婚启示

我叫阿q,是未庄的名人。现在他们都改口叫q哥,或者q大爷,再也没人敢叫我阿q甚至阿贵了。几个月前,那个倚老卖老的赵太爷,坐着那刚买来的奔驰轿车,带上一份厚礼,亲自到土谷祠拜访我,说了一大通道歉和恭维的话。念他真心谢罪,旧隙也就冰释了。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