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招

绝招

文/余仕开 王叔女儿荷花和我从小就志同道合,两家只隔一道小山梁,来往甚密。 到了谈婚论嫁年龄,我向荷花求婚,荷花欣然同意,王叔却板起面孔。 王叔再也不让荷花出去玩耍,但没有阻止我到他家玩耍。 有些日子,王叔脸色很阴沉。荷花说不是冲着你的,我就仍

记忆栈

记忆栈

我一直在寻找舒适的土地,也许您像我一样,那么如果海中发生“意外相遇”,我什么时候会见您?抬头望着灰色的天空,非常安静,没有情感,北风飘来,有一丝寒冷,我在寻找什么答案吗? 到了晚上,

地老天荒的爱情

地老天荒的爱情

我总以为,我爷爷和我奶奶是没有感情的,他们的结合是父母包办,结婚之前没有见过一面,当一顶小轿把奶奶抬到爷爷家时,爷爷还躲藏在屋里写大字,因为他说过,书法是他的情人,他可以不结婚的。 但他们还是拜了天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爷爷不见了,他去找少

拆不开的影框

拆不开的影框

婚后第2555天,她和我彻底决裂。当走出街道办的门时,我想,冲出围城的男女们或许都像她现在这样吧,甚至不肯再多看我一眼。 第二天,她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却还在屋里转悠,突然发现水果篮里还放着些苹果,便挑了几个红润的,塞进了袋子,这是她

宝贝纽扣

宝贝纽扣

小朵是和我在一起六年的朋友。从十二岁到十八岁,我们在一起总是做很伟大的事情:长大,恋爱,还有一些关于何时结婚生几个孩子的计划。比起那些来,收集纽扣怎么也不能算是一件大的事情。 小朵和我一直喜欢纽扣,要有彩虹的颜色,薄薄的那种。 我有一个样子

有一种爱叫放手

有一种爱叫放手

你是从二楼冲了下来,和我迎面撞上,把瘦弱的我撞到了走廊边的花岗岩上。闻风而至的几个老师都跑上来关心地看我的脑袋,只有你战在旁边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说:娇气包,就会哭。 班主任狠狠地训斥:你为什么要撞她?看你把她头皮都撞破了。这时从旁边经过的几

赢在失望的拐角美文

赢在失望的拐角美文

去省里开残代会,同行的代表当中有位和我一样的听障女子。当肢残人代表主动跟我们交流的时候,我的弱点便暴露了——他们语速太快,口型也不是我熟悉的标准普通话口型,我木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