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花期

错过花期

他和她曾经是同班同学,若干年后在陌生的城市相遇,理所当然地住在同一屋檐下,彼此照应着生活。每晚临睡前,她穿着粉色睡衣,柔顺的长发披泄一肩,站在他的房门口轻声问,明天你想吃什么菜,而他,总在她的硬盘崩溃或台灯短路时,很有气概地拍拍她的肩膀:

小说看台//乐宜文:选择(微小说)

小说看台//乐宜文:选择(微小说)

文| 乐宜文(江西) 选择(微小说) 他和她,经人牵线搭桥,从恋爱到结婚历经三月,如高铁般的速度。 从恋爱开始每天道晚安, 是他和她的必修课,晚安两字,温暖、性感、有情调,充满厚重的生活仪式感,对他们60后来说,是一道多么时髦的风景。 夜,太深。繁

张致用||他和她(小小说)

张致用||他和她(小小说)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不幸!) 张致用 晚上,朋友请吃饭,我们一起去吧!他对她说。 确实好久不见了,正好聊一聊!她点点头。 洗头、梳妆、打扮,你能不能快点呀?! 公交车来了,他和她觉得,还是坐公交车的好。 十年前,他和她

较 量

较 量

文/窦俊彦 他和她好不容易逃出警察的追捕。 他躺在悬崖边的石头旁,在苦苦地思索,这一次,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她看着他,浓浓的剑眉,高高的鼻梁,强健的臂膀,使她想起一个人,她心中就充满了无限的悲哀和伤痛,但她依然用温和而又热烈的目光望着他。 她说

和她,水至清则无鱼

和她,水至清则无鱼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和她,突然就生分了,总觉得不应该,而又成了一种必然。 认识的年头很长很长,长的让你数不出来时间,只觉得应该是很久很久的少年时代,她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同学,认识也仅是认识,偶尔一见,也未必会打招呼。 交情始于飘带来的圈子,

比喜欢多一点点,离爱,还少一点点

比喜欢多一点点,离爱,还少一点点

他和她,不过是小城里两个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经营着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经忘了最初是怎么相识的,也忘了最初是怎么走到一起并相爱的。 说到相爱,他觉得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太妥当,至少有些奢侈的味道相爱应该是指相互爱恋吧? 当然,

1000块拼图的爱情童话

1000块拼图的爱情童话

在他和她相爱的第三年,她决定离开,并不仅仅是离开他而是离开这里,她要出国。她总感到自己太压抑,想出去走走。他没有说一句挽留她的话,只是在机场,为她送行时,送她一盒拼图。他说这不是一般的拼图,整整一千块,我不要你很快将它拼完,而是希望在你想

闪着荧光的外衣

闪着荧光的外衣

他和她,只是那么普通的一对夫妻,他们的家坐落在一条匆忙的国道边上。 一天晚上,正在做饭的她听说又发生了车祸,死去的是一个骑车的男子,女人的心一紧,第二天,她给丈夫买了一件新衣,那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在衣背上镶着几道荧光彩条,一到暗处便会闪光

爱情的第二道茶

爱情的第二道茶

他和她都是离婚之后再婚的人,所以,他总是形容自己和她的婚姻像是茶中的第二道:第一道已经喝过了,最初的缠绵和清香已经过去了,两个人是怀着平和的心态结婚的。不过是为了找个伴,不过是为了人生路上有个相互取暖的人,回到家里不再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看

惜取眼前人

惜取眼前人

最青涩的年纪,他和她相遇。 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而她穿着母亲手缝的内衣,那时他们想,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 那时,她20,他21。 没有钱花前月下,但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坐在湖边,一边读书一边谈情,他随手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