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小小说)

【上学】(小小说)

【上学】 文 /范守义 还是徐奶奶有办法,说服志远总算同意去上学了。徐大爷立马背起孙子书包,一手拉着志远走出大门,可还没走两步,孙子又不走了,口中还不停地喊着要妈妈爸爸。徐大爷只好连哄带骗拽着孙子的手,几乎是拖着他向前走。等你到校后,我就去给

【小说】苦花生

【小说】苦花生

(五) 走进村里,已是午后半晌。 村里的小路还是那样的窄。 路面上露出浅浅的小水窝,不像干路那样好走。 这里原来是一家农忙时晒粮食的场子,小时候,小孩子们在这儿玩过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这儿好宽敞,玩的也开心。现在已被人们堆满了摘过果的花生秧。

天堂上,你还是那美丽的仙女

天堂上,你还是那美丽的仙女

她,是我邻居家的小姐姐,长得如水仙花般的秀丽,苗条,端端正正的五官,安安静静地活在我儿时的生活圈里。 她,名叫小仙,我总喜欢管她叫小仙姐姐。 每当看到水仙花就想起她,很遗憾不能与她做最后一别,也很感叹上天对她的不公,没能与我们一起白头到老,

爱在左,还是右

爱在左,还是右

她认识他一段日子之后,才发现他这个习惯的。一起在路上的时候,他会走在她的左边。起初以为是巧合,后来悄悄故意站到他的左边去,总会被发现,他会停住脚,特意绕到左边去,望着他简单自然的表情,心里,微微地泛起涟漪。 除此以外,他是一塌糊涂地粗心。约

真实的塑料花

真实的塑料花

我向来不喜欢塑料花,无论它做得多真,我还是觉得假,而且因为以假乱真,愈发惹我讨厌;但是自从六年前,听陈清德说那个故事,我对塑料花的印象就改变了,每次看见塑料花,即使那种做得极粗拙的,也会由心底泛起一股暖流,想起逝去多年的陈清德。 虽然跟他不

约会试验

约会试验

他俩认识已好长时间,可一块儿出来散步还是第一次。有时他们各自都弄不清楚对方到底对自己怎么样。反正他们的接触挺正儿八经的,从未进入过男女间谈恋爱时那种亲昵状态。 黄昏的都市流动着温暖的柔情,他俩沿着大街往前走。一盏盏街灯投下的光束在路面的反射

有些秘密,我不想知道

有些秘密,我不想知道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还是一个见人就会拘谨的青涩男生,刚刚从西部边远的小县城,考到繁华的上海读书。那种无人结伴的落寞和孤单,每到周末大家纷纷出去跳舞K歌的时候,就会愈发地深下去一层。幸亏所学是自己喜欢的园林设计,所以别人游玩嬉闹的时光,

错过更美丽

错过更美丽

那年,他还是一个17岁的孩子,在姑妈的家里,见到了16岁的她。? 一年后,他考进了一所北方的大学。他再次来到姑妈家,想看看那个让他魂牵梦萦了360回的女孩。可姑妈却告诉他:女孩因为没钱读书,到一个南方城市打工去了。他想办法和女孩的弟弟成了好

扎着蝴蝶结的你

扎着蝴蝶结的你

他一直叫我小安。是安然、安静,还是安全或者其他,谁知道呢。到底这么多年过去了,更没有可去深究的理由。我还是小辈,安心小安。 有一天突然回想起曾经和Julian一起的三年,流了很多泪,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总之最后劳燕分飞,渐渐失去联络,直到

让那只手机隐退于江湖

让那只手机隐退于江湖

那天在街上,遇见她。她用的还是那款手机,老得不能再老的款式,还是蓝屏。接听电话时,杂音突兀地响,还会莫名其妙地自动重新开机。朋友们劝她很多次,应该换一款样式时尚的新手机了。她总是微笑不语。 是啊,她那样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那样的手机,实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