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夏(小小说)

护夏(小小说)

说是护夏,其实才刚进入伏天,玉米还没出天缨,红薯秧儿才铺满地,豆子也才刚刚开花,西瓜才刚刚挂纽,自然是不会有人去偷的,护个什么夏啊?只是那时,刚实行大包干,乡下还没有电扇,到了晚上热得没法入睡,人们只好走出家门,到田头地尾去睡个凉快觉,就

奇石

奇石

刘县长还没调来南山县,就知道南山那里有奇石,而且很多人收藏,也很多人靠奇石发了财,一块奇石,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万! 刘县长闲来无事也和几个同伴,去山涧河洞中,寻宝,看到有点奇形怪状的石头就捡回家,摆在办公室,家里当个摆装饰品,那些同事,来

内心无助的散文

内心无助的散文

寿命长,一无所有,时间总是无意中消失。回想一下我年轻的时候,最令人期待的时间是新年,因为那时有一些好吃的东西和新衣服要穿。那个时候,我总是觉得时间太慢了,我希望早点回来。正

被爱的资本

被爱的资本

五年前,他说爱我。我却说:不,我还没有被爱的资本呢?他惊愕,我惭愧。 被人爱是女孩子的骄傲。可我懂的太少,无法和他争论国际风云、国家兴衰,听不懂他讲世界名画、古典音乐。还是别让心中最敬佩的人失望吧。这太幼稚了吧?我真是再傻不过了。 四年前,他

为爱让路

为爱让路

星期天,我赶聚会,看看时间快到了,专线车还没有来,候车亭旁已黑压压站了一大圈人。情急之中不由得动了破费“打的”的念头,还好,谢天谢地,一辆载满乘客的车终于姗姗来迟了…… 这一站的乘客下得真不少!一个,两个……此刻我的心已如离弦之箭,恨不得越

三个人的谜

三个人的谜

天还没亮的时候,俊雁花店就已经开门了。 于雁站在店门口,等着男朋友赵之俊将今天的花运来。他们俩一直共同经营这个花店,如今两个人就要结婚了,很快就会变成夫妻店。 于雁是个传统的女子,她渴望结婚生子,渴望过幸福的生活,但有时候又会隐隐地觉得不安

捉迷藏的散文

捉迷藏的散文

冬日一天的时光说短也太短了,感觉还没干什么,夜色就淹没了小村,路灯的光很弱,一片昏黄洒在水泥街道上,像浑浑噩噩的梦。太安静了,脚踏在硬帮帮的路面上卡卡的声音显得那么单调

紫荆树为啥没有皮

紫荆树为啥没有皮

从前,有弟兄三,都还没成家,父母就死了。三个人商商量量,活有做的,饭有吃的,日子过得也还快活。 这一年,老大娶了媳妇。媳妇过门不久,就要老大跟两个弟弟分家。老大不干,媳妇就天天闹。老大想,我们亲骨肉在一个锅里搅了十几年,咋舍得分开呢!就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