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精读】何进: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小说精读】何进: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一付雨刮器(小小说) 文/何进 昨天在张家坪的村委会,我见到了我的三户帮扶对象。今天一早,我就跟在山垭口高速路边开汽修厂的朋友杨三毛打电话,把要送张冬到他那儿学汽修的事详尽的说了一遍:张冬的父亲去年得病死了,他的母亲腰腿风湿,行动不便;他初中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小说精读】何进: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额头的伤痕(小小说) 何进 林新枝一大早就站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张望。通向乡里的那条盘山公路铺满了白雪,蜿蜒起伏,时隐时现,像一条玉龙在和她的眼睛嬉戏 这个时段的扶贫工作期满,工作队的几个伙伴昨天下午就乘车

雪落大关山(小说)

雪落大关山(小说)

雪落大关山(小说) 何进 (三) 张万顺到达大关山一队洞口的时候,副队长黄峻峰正带着一队矿工从洞里走出来。个个面带倦色,无精打采。张万顺问:我的人来了好多了?又关切地说:回去好好休息! 黄峻峰摇摇头,说:来了十几个,都下去了。有几个没来,估计是开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