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的代价是很昂贵的

误会的代价是很昂贵的

我是个很容易急躁的人,婚后,在许多琐事上,我都习惯与林锱铢计较,争吵不休。 一天下午,下班回到家。我打电话告诉林,让他在下班的路上捎几个馒头。他回电话说没问题。 天渐渐地黑下来,我把粥和菜都已经做好了,可是他还没有回来。 我有些担忧,又有些生

只爱一点点,只爱一点点!

只爱一点点,只爱一点点!

一个要出嫁的女儿问妈妈,婚后怎么样才能抓紧丈夫的心?妈妈让女儿抓起一把沙子,满满的一大把。妈妈说:你试着握紧。女儿使劲地握紧手,结果她握得越紧,从手指缝里漏出的沙子就越多。最后,留在手里的沙子只有一点点,而且被握成很难看的形状。 生活就是这

拆不开的影框

拆不开的影框

婚后第2555天,她和我彻底决裂。当走出街道办的门时,我想,冲出围城的男女们或许都像她现在这样吧,甚至不肯再多看我一眼。 第二天,她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却还在屋里转悠,突然发现水果篮里还放着些苹果,便挑了几个红润的,塞进了袋子,这是她

简单爱情

简单爱情

婚后,他总是早早回家,熬粥,炒菜,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她进门的时候,桌子上就已经摆上满满的饭菜。接着,两人围着桌子,吃酸辣的土豆丝,喝软香的大米粥。 不知什么时候,她回家越来越晚。他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她熟悉的敲门声。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点点地由热

房间里的天涯

房间里的天涯

她本来叫田雅。父母离婚后,她自己把名字改成天涯。天涯一个人住,自13岁起。父亲长年在外地做生意,那两居室的套间,便是天涯所拥有的海角天涯。 虽然天涯自认为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但姑妈还是不放心。后来姑妈决定给天涯召一名房客,至少也可以给天涯作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