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张从振║最后的礼物

【微小说】张从振║最后的礼物

张从振,湖北洪湖人,企业员工,爱好文学 最后的礼物 有运和水清是一起屙尿调泥巴长大的发小,他们从小就想当兵,刚满18岁那年,他们迫不及待地相约去验兵,可遗憾的是有运有血吸虫而被淘汰,水清视力不达标而遭拒绝。可他们并不气馁,一年以后,再次去验,

最后的宽容

最后的宽容

男人和女人相爱在校园。她下嫁给他,这是现代版的七仙女下凡。女人的父亲是那所大学所在地的政府显要,母亲是一家研究所卓有成果的研究员。而他呢,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的儿子拥有什么?谁都知道。 但是她却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她放弃亲情和前途到了他

迟开的丝瓜花

迟开的丝瓜花

作者/裴仁华 潘娘三十岁守寡,守寡后的潘娘双唇紧闭,潘娘那不启封的双唇如一枚杏仁。潘娘的脸很吸引男人的目光,但潘娘回敬男人的目光如冬天的寒冰! 潘娘冷淡男人是因为有海儿,海儿比她自己的命更重要,她不让她的海儿受到丝毫欺视,潘娘因此而忍受孤独和

经典赏读|| 朱占强:身后的狼(小小说)

经典赏读|| 朱占强:身后的狼(小小说)

朱占强 我们公司资不抵债,被一家私营企业收购。在最后一次全厂职工大会上,行将离任的厂长说:是机遇也是挑战。纯粹的官话套话安慰话,机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挑战则是必须面对失业的现实。 一筹莫展之际,我突然想到了常明。 我和常明是高中时的同学,彼此

最后的祝福

最后的祝福

文万文昌 我从噩梦中醒来。残阳如火如血。大地龟裂。我已忘了自己,忘记了这之前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我孤独。我害怕。仿若整个世界除了我,不再有生命。我奔跑,我寻找。可所到之处不再有人,不再有树,鸟兽绝迹,满地都是黄色的沙砾,偶有灌木丛也枯萎了。

秋后的蚂蚱蹦跶蹦跶

秋后的蚂蚱蹦跶蹦跶

牧群 在打工妹队伍当里,秀儿属于川军嫡系,真正的实力派。虽不敢说琼枝玉叶,可正当花季,自有诱人的风韵。秀儿在村里做过几年民办教师。除了吃苦耐劳外,她颇有心计,外表憨厚可人,还有几分内秀。她做的这份工很俏,这家的男人到外省进修,撇下娇妻幼子。

从那以后的栀子

从那以后的栀子

作者:王学飞 男孩是个乡巴佬,打小是个山民的干活。在他的家乡,父祖每每快要过年的时候,都会取来栀子的果实研碎、拌水、取汁,给一种美味的糕点浸染由内到外的桔色。因此栀子这种原在山草团团围攻下毫不起眼的小植物,却开始在他心中,留存下许多温馨且美

梨花满地等你归

梨花满地等你归

黎璃你真要回国吗?黎璃快要走到口的时候身后的男孩子问道,当然,女孩子说了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刚进庭院黎璃就看到了在梨花树下晒着太阳的外婆,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是不是又梦到了他?外婆名叫黎落,是美国华尔街著名的女强人,外婆很年轻哪怕已到晚

爱,有错吗?

爱,有错吗?

当我们如最贪婪的赌徒,将最后的血本抛掷在命运冰冷的青石桌面上求一场大赢,却没有想到连自己都完全输掉,爱情又如何立足? 记忆里,那一年的栀子花格外香烈,而坐在后排的男生绿晨,有那样闪亮的眼睛。在每个下晚自习的晚上,他用自行车载我回家,艰苦地蹬

一对男女最后的对白,看了就知道

一对男女最后的对白,看了就知道

爱上你不需要理由,你到底懂不懂。。。电话响起来了,男孩一看就知道是女孩打来的。 男孩就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的女孩说;你在哪? 男孩就故意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女孩就说;你不是要和我见面吗?连我都不知道是谁哦! 男孩就偷笑了一下说;哦!我在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