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愚者||蝴蝶(小说)

世间愚者||蝴蝶(小说)

世间愚者/作 少年把半截未尽的烟递到嘴边,触到,张口衔住的时刻,他顿了一下,把烟尾按在舌头上,夹混着唾液嚼着,他想尝她喜爱的味道,用这种方式。 腥苦爬上舌尖,他皱着眉,把没敢说出口的话带着怯懦咽回去。 耳边的山风冷过了头,月亮的一半清冷的挂在

闪小说:猫狗之战

闪小说:猫狗之战

猫咪在树底下逗玩花丛间的蝴蝶。狗崽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突然扑向猫咪。 不妙,有人偷袭,猫咪往右一闪,躲过了袭击。 偷袭我,卑鄙!猫咪怒怼狗崽,有种,面对面比一比。 谁怕谁呀?放马过来。狗崽一脸鄙弃。 不必,让你三招。喵咪抹抹嘴,欢眉喜脸笑眯眯。

蝴蝶精神的散文

蝴蝶精神的散文

在黄昏时,我看到一只白色的蝴蝶从空中坠落,从那以后,美丽的翅膀还没有开始。 首先,她头上的两个触手轻轻摇动,然后连同其头骨,身体和翅膀轻轻地拉到地面上。哦,她似乎正在睡着,并且

蝴蝶飞过花海,似梦无痕

蝴蝶飞过花海,似梦无痕

他举起了剑,清冷的脸庞面对着眼前的人,凌后的眼神化作一道凶光似要将对方吞噬。终于剑还是挥了下去 他,是当今楚国最受国主宠爱的骠骑大将军慕容鹰的儿子:琼霁。是的,作为庶子,琼霁就连慕容的姓氏都不配有。而面对外人,则是琼霁的亲哥哥,慕容家的世子

两只蝴蝶

两只蝴蝶

文/杜鹃花开 他们是昆虫王国里两只很相爱的蝴蝶,翩翩起舞,比翼双飞,已经相约了几生几世,一起化茧成蛹,一起化蛹成蝶,生生死死,几度轮回。让其他的蝶儿,蛾儿们羡慕极了。甚至以为他们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的后代,会生生相爱,世世相随的。 在一个春

蝴蝶飞不过沧海

蝴蝶飞不过沧海

二十一岁,这是我和母亲的年龄差距。生活像一把刀子,刀刀催人老,母亲在岁月和生活的磨砺下,显得衰老而又丑陋,最主要的是母亲是一个哑巴。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最害怕开家长会。我的学习很好,一直是掩藏自己自卑的胜利旗帜,可我还是怕开家长会,害怕自己

蓝蝴蝶

蓝蝴蝶

他不喜欢蝴蝶,因为他不喜欢毛毛虫。 蝴蝶是毛毛虫变的。 她喜欢蝴蝶,她是植物病虫害系毕业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她下苦功研究了多年的蝴蝶。 他们认识在学校里,她穿着一件圆领T恤,站在树底下,迎着太阳光,小小的、黑黑的、泥土气息很重的一张脸。 他正在

永远的蝴蝶

永远的蝴蝶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的母亲的信。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 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呐。她微

猫爱上蝴蝶

猫爱上蝴蝶

这只高傲的猫走过美丽的花丛,他没有爱上任何一朵鲜花,他爱上了一只紫色的蝴蝶。 鲜花们向猫展示着美丽,猫却对着蝴蝶说:我爱你。 蝴蝶用她紫色的微笑说:我爱的是强者,你知道山林中的虎吗? 他是真正的强者。 猫走了,他去了山里,他要证明自己是强者。

飞过沧海的蝴蝶

飞过沧海的蝴蝶

她是打算一辈子独身的,26岁的单身女子,爱过,伤过,早有了一双看透风景的眼睛。她又是那样出色的一个女子,平常普通的男人,断难入她的法眼。她想,既然找不到合适的,索性不嫁吧。一个人来来去去,少了婚姻的琐碎繁杂,倒也落得清静。 也不是完全没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