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我叫白孟,是一国之君。等过了今年除夕,我就三十九岁了。 现在的我,站在燕雀台上,俯视着这片本不该属于我的山河。看着眼前一派繁华的帝都,我心中感慨万分。此时,钟鼓楼的钟声突然响起,钟声浩浩荡荡,融进了飘逸在空气中的青烟里,滑过我的发髻,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