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那点事

工作的那点事

工作的那点事 文/唯伊欣动 新年开春后,雨水渐多,是一年之中农活最忙的季节。俗话说:过了惊蛰节,有事田边说。犁爬水响,到处是一派繁忙景象。其实此刻也是政府机关比较吸引人的时候,因为提拨和晋级即将开始。 某君C,一直以来在机关上班,默默无闻地工作

老 炳

老   炳

老 炳 文/李世君(江苏) 老炳是个很普通的人。做了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找了一个很普通的老婆,生了三个很普通的孩子。总之,老炳是个很不起眼的人。 老炳刚分到这个厂的时候,文革刚开始。这个厂生产矿用机械,他学的专业是飞机制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风

微小说:做饭

微小说:做饭

微小说:做饭 文/木杉 我们驻外工作小组一共四人,住在公司给租的一套公寓楼里,每人一个单间,每天轮流做饭,每人做一天。 今天轮到我值日,由于以前自己做饭的时候极少,没什么经验,加之心里一直在想着做什么比较适合大家的口味,所以翻来覆去睡得也不踏

【小说林】市长老张

【小说林】市长老张

老张几年前在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刚退休时感觉非常不适应。在位时管惯了别人,这突然一退休心里空落落的,觉得整天没事可干。自己才六十来岁,身体棒棒的,精力充沛,精神矍铄,整天呆在家里就感觉自己的剩余价值没有得到充分体现似的,于是,就决定走上街

高处的风景

高处的风景

老栓不老,今年二十五。 老栓每天的工作就是爬上爬下,给高楼外墙刷涂料。最刺激的就是腰里拴着一根粗绳子,悬在半空,晃晃悠悠的荡来荡去。 老栓小时候恐高。十六岁第一次到县城上学,上到教学楼第五层往下看,一阵眩晕恶心,害的他腻歪了好长时间。自此以

金屏山奇事

金屏山奇事

(一) 我在机关工作三十多年了,由于在农业部门工作,接触农村的机会比较多,见到的、听到的各类奇闻异事也比较多。以前所见所闻,我只是一笑而过,在记忆中存不了多长时间,而这一次,怎么都不会忘却,甚至经常在梦中走进那个山中,听那棵树、那个精灵喋喋不

工作与生活随笔散文

工作与生活随笔散文

人的一生,工作占着很大的份额,也极其重要。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而生活只是人存在的形式,其本质并无多少意义,其意义完全由工作创造出价值展现出来。工作与生活是一个不可分

跑步的女人

跑步的女人

认识岭的时候,她在一家报社新闻部任职。因工作关系常通电话,但相互没见过面,虽然两个单位距离很近,出来进去难免面对面,可惜只识声音不认人。直到有一年的夏天一起要去外地开会,相约在报社门口会合,我俩才算接上头对上号。那天为避免认错人,我说你若

我和“武大郎”的爱情

我和“武大郎”的爱情

我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普通的工作,略丑的相貌。前两次在老妈的安排下相亲,都在我闪亮登场后无果而终,所以我只能把所有的精力发泄在工作上。可同事“武大郎”却时常眯着眼对我说:“你长得多像一个电影明星

我的垃圾工丈夫文

我的垃圾工丈夫文

这份工作我已经做很久了。我做的当然不算是苦力活。但作为政府的一名代表挨家挨户地问问题也不能算是令人满意的工作吧。 现在是八月份。天气炎热。我却不得不打领带。 “你好。我叫鲍伯·帕克斯,我们正在这个区做一项调查……” “我没有兴趣!”……砰,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