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裙女孩

红裙女孩

今年年初,我应聘到广州一家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由于宿舍离办公室有很远一段路,所以我每天早上都踩自行车上班。 有一天早上,由于闹钟坏了,我一觉睡到上班前15分钟才醒来,赶紧擦把脸跨上自行车便往杂志社赶去。 正把自行车踩得飞快,忽然前面十字路口的

丑婆娘的爱情

丑婆娘的爱情

在那车水马龙人头趱动的广州中山市区,商店鳞次栉比,大厦高耸入云。一群南翔的飞雁,成人字形从兰天掠过,预示着冬季快要来临。南方的冬季是温暖的,是候鸟过冬的好地方。就是这样一座气氛祥和,百业腾龙的繁华闹市中,人们冷不丁的发现街上竟然多了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