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一个人的同学会

一个人的同学会

他们的同学少年,恰逢社会最动荡的年代,也是选择最多、个人命运最难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因此分手半个多世纪了,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也就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相反因为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责任,使他们更加

NEW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没有爱情的爱情故事

一个浪子式的朋友在酒后为我说了一段往事,并不香艳,但是很美。 抗战时期逃警报,他在防空洞中邂逅了一个少妇,相处不过半小时,互相连姓名也来不及问,但他在数十年后仍为之荡气回肠。这不是浪子的艳遇,是爱情故事。 当时炸弹声、机枪声和高射炮声在头顶

NEW

老沉,我自己走

老沉,我自己走

把《南非Travel Guide》搁到书吧结账台时,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彩虹之国,好地方! 我一抬头,就撞见了那双睿智的眼。后来,我叫他老沉。 老沉本姓沈。叫他沉,是因为他曾带给年轻的我深沉的感怀。那时,通常是他说话我仰望。 更多的时候,他对我说:傻丫头,

一个人的号码

一个人的号码

他总在醉酒以后,给她打电话。 那么难记的十一位的号码,在他喝醉的时候,却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纹。电话拨出去,不管多晚,铃声响过三遍,便会传出她柔柔的应答,那样宁静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纸醉金迷的喧嚣里,一下子,就凝住了夜。 他断续地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她是他的情人。她爱了他5年,执著而痴迷。 她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都陆续结了婚,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她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只单单爱他,并且从来不向他要求些什么。他也很爱她,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来陪她,送各种各样她喜欢的衣服、首饰、香水、巧克

徒留花红

徒留花红

七年前的一个黄昏,在上海一条临街的弄堂边上,他与她初次相遇。 那时,她是一个卖花红的女子。他从小就爱吃那种水果,只是,在北方它叫海棠。离开故乡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温润的江南也有这种果实。刚从北方来到上海不久的他难免孤独,经常独自走在人群中倾

阿拉丁神灯

阿拉丁神灯

从前,有一个叫做阿拉丁的少年,是裁缝穆司塔发的独生子。老俩口一心一意盼着儿子学缝纫,阿拉丁却贪玩成性,从不愿意呆在缝纫机前。 一天,阿拉丁碰见了一个自称是他叔叔的法师,就央求他说:好叔叔,你带我到外面见见世面吧!法师说:行啊,不过外面的世界

小白兔买萝卜

小白兔买萝卜

小白兔来到嘟嘟熊的萝卜店,准备买1千克的胡萝卜去看望外婆。小白兔打量着众多用篮子装好的萝卜,从中挑选了一篮萝卜,把它放在天平秤上秤后,嘟嘟熊指着天平上的刻度说:呀!你的眼光真好!这篮萝卜正好是1千克!说完,嘟嘟熊把萝卜递给了小白兔。 小白兔如

说大话的狮子

说大话的狮子

从前有一只狮子,他很爱说大话。 有一次,一只蚊子不小心在他耳边嗡了一声,他就不耐烦地拍过去,结果他越使劲越拍不到蚊子。蚊子本来很怕狮子,这一次发现狮子伤不到自己,非常高兴。 谁知,这只蚊子是个快嘴巴,很快森林里的动物们就知道了这个消息。蚊子

让茄子说话

让茄子说话

森林城边有一片肥沃的黑土地,黑太狼和灰太狼分别承包了一块,他们都在土地里种上了蔬菜,当蔬菜成熟了,就卖给森林城里的居民,他俩因此都赚了很多钱。 灰太狼和黑太狼本来是很好的邻居,可是时间长了,因为卖菜的价钱有的要得高,有的要得低,黑太狼和灰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