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老来多健忘

老来多健忘

那晚,是一位亲戚来告诉,祖父的一位表妹去世了。 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祖父已经霍然站起:死了?怎么会?怎么会?蓦然觉得了自己的失态,旋身回房。家人尽皆偷笑。 于是那夜,他便知道了,祖父与表妹青梅竹马的童年,情窦初开的年少,带着表妹私

NEW

玫瑰刺

玫瑰刺

他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园艺师,种得一手好玫瑰。他从小种花,喜欢玫瑰。大学读的是园艺专业,后来拥有全市最美丽的花店。 遇见她,是在一家叫夜来香的迪厅。她是迪厅的领舞,穿性感的衣服,眼神专注。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站起来欲走。突然一阵喧闹,一位被酒精

NEW

爱的故事

爱的故事

有一个男子的妻子因为爱上了别人,想要离弃丈夫,因此设计假死,并串通旁人买了一具妇人的尸体,让她的丈夫相信妻子已亡故。 深爱妻子的丈夫伤心欲绝,只好把尸体火化了。 可是,他实在太爱他的妻子,因此把那妇人的骨灰成天带在身边。 这样的深情,让背叛他

月亮不见了

月亮不见了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电话打到她家,半晌,她才接过话筒。喂?声音里,满是睡意。一个字腻中带涩,袅袅

心灵深处有最爱

心灵深处有最爱

初到美国的时候,在一位同学家做客。他是个既英俊又有才华的男人,却娶了才貌都远不相配的女子,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抛弃了在国内交往多年、早已论及婚嫁的女朋友。 我的父母、兄弟都不谅解我!他指了指四周,可是你看看,我现在有房子、有家具、有存款

五分钟和二十年

五分钟和二十年

冬天的风吹到哪里都是刺骨的冷。正午时分,当我出差乘坐的列车缓缓到达这个名叫紫霞的小站时,尽管车厢里沉闷依旧,却仍然没有人打开车窗换换空气。我的目光透过厚厚的车窗倦怠地打量着外面。看起来,这是一个很荒僻的小城。 列车在此停站5分钟。 哗!车刚停

裤子,白裤子

裤子,白裤子

其实,我并不适合穿白裤子。我的身材不仅矮,而且胖,腿像萝卜,粗壮臃肿,但是自从十六岁,从母亲那里争取来了单独添置衣物的权利,我每年都会偷偷买来一条白裤子,藏匿在箱底,牛仔,麻纱,直筒,喇叭,我在每个春心萌动的黑夜,想象着白天,我也能像邻家

碎在上海的玻璃心

碎在上海的玻璃心

尹香是黄浦江边弄堂里长大的金枝玉叶,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做独立的装饰设计师,很时尚很自由的职业,还有一份不低的收入,而她并不快意。因为上海世面大,所以她的心和梦也飘得很高,不甘做一个上海的小家碧玉。 21岁的春天,命运刻意地安排尹香结识了来自西北

爱情是本糊涂账

爱情是本糊涂账

1 陈子墨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男生。 我喜欢的男生,眉毛粗糙,皮肤黝黑,背心短裤上有隐约的汗渍,是球场上欢腾雀跃的浑小子。而陈子墨,五官细致,戴金丝眼镜,指甲容不得半点儿灰尘,是校园里白衣飘飘的优雅少年。 陈子墨也是不喜欢我的吧。每次途经操场,见

真正的态度

真正的态度

父子二人看到一辆十分豪华的进口轿车。 儿子不屑地对他的父亲说:坐这种车的人,肚子里一定没有学问! 父亲则轻描淡写地回答:说这种话的人,口袋里一定没有钱! 【大道理】你对事情的看法,是不是也反映出你内心真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