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的悲悯

村庄的悲悯

籽实是村庄的隐秘 疼痛一样的呵护 仓廪和宗祠 包裹着天高地远的神情 播种,村庄崇高的仪式 附带把春天平铺在土地和河流上 揉成云和昂首阔步的阳光 那些急待的成长 农人和他的耕牛和季节一起徜徉 喧嚣的盛夏和雨水 粮食拔节的声响 繁衍一场舍我其谁的欲望 反

分牛丸

分牛丸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农村的耕牛都是集体所有,某生产队有一头公牛,到了骟割时期了。恰巧本队就有一名骟割手,队长就叫他把牛骟了。骟割手二话没说,就拿来了工具把牛给骟了。骟出来的两个牛丸,血淋淋的两坨。按照惯例,这牛丸应该归骟割手,可是队长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