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眼神/微小说

孩子的眼神/微小说

孩子的眼神/微小说 文/平凡 刚刚煮好饺子,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由弱变强,我打开房门,发现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外,稚嫩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带着期盼。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没戴口罩就跑出来了?我弯下腰问。叔叔,我是您楼下的。能给我点吃的吗?孩子

如何选择

如何选择

韩松忆,好好想想你要救谁!是刚刚和你重逢的初恋情人?还是对你穷追不舍的朵儿?哈哈哈成炫用轻蔑的目光审视着韩松忆,冷笑了一番。 你这个卑鄙小人!韩松忆指着成炫骂道,又转眼焦急的看着被妖人用匕首架在脖子上的两个女人。 成炫不悦的摸了一把左肩上的骷髅

是谁负了谁?

是谁负了谁?

她与他初见的那个夏天,她刚剪了短发。 那年,她与他都是刚刚迈进初中的青涩少年。 他被班主任分配做了班长,她被分配做了副班长。这是个没有投票毫不民主的工作分配。她起初有些不服气,小学做了六年班长的她第一次被压下去了,还输的如此莫名其妙。然而刚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养得起我吗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养得起我吗

我戏称自己刚刚经历的这段恋情为电话恋情,因为它从开始到结束都是通过电话完成的。 晚晴,一位27岁的黑龙江女孩,三年前开始孤身闯北京,通过婚介机构在报上登了征婚广告。在婚姻问题上她不想将就,她说:有的人虽然很有钱,但我更注重人的素质,如果遇到个

绿地

绿地

他离开家乡小城的那年,不过22岁,刚刚被县上的广播站招成了记者。在那之前,他是乡下一问学校的民办教师,别人用来打牌、喝酒的时间,他用来在一盏昏黄的灯下读书、写作,终于给人发现,到了县城,却还是不甘心。又给他遇到一个机会,到了省城。 她那时候是

情人节的玫瑰

情人节的玫瑰

那天是情人节,他刚刚下班,和公司的同事从电梯里鱼贯而出。大概是因为情人节的缘故,公司里很多年轻人都成双成对地相约在公司门口,而公司门口恰好有一个小女孩在贩卖玫瑰。火红的玫瑰一时间成了青年男人的抢手货,眼看就要销售一空了。公司里的小王从他背

去保修好先生修理铺

去保修好先生修理铺

屁屁猫开心极了。他刚刚买了最好的母亲节礼物一只会像杜鹃那样咕咕叫的挂钟! 妈妈会喜欢的。他说。 咕咕!挂钟叫道。一点钟整。 他把挂钟放进自行车筐,尽快往家赶。 别那么快!坐在后车座上的矮矮虫说,减速! 但屁屁猫没有减速。他转过街角,一头撞到邮递

谢谢小花猫

谢谢小花猫

早晨天刚刚亮,鸡大哥和鸡大嫂就起来了,他们天天起得那么早。 这一天早上,鸡大嫂吃过早饭,就要生蛋啦。她坐在暖烘烘的床铺上,生啊生啊,生出一个大鸡蛋来。你猜这个鸡蛋有多大?大得就像个大香瓜,大极啦!鸡大嫂看了又看,她高兴得咯咯咯咯老叫唤,世界

赤身的男人

赤身的男人

他刚刚醒来,便对妻子说:喂,亲爱的,今天是赊购的电视机交款的日子,商店的人准会来讨账。可是,我昨天没有带回钱来,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那就向他解释解释吧。妻子说。 我可不爱干这种事,像是骗人似的,丁是丁,卯是卯,我喜欢一丝不苟地履行自己的许诺

榜样

榜样

孙虎快四十岁的人了,孩子刚刚都十多岁了,已上初中了,凭着自已的一番努力,他在城市里扎下了根,也算是事业有成了。 可是他对父母却不怎么样,还指望他孝顺?半年六个月的也不见他回来一趟,弄得父母好生埋怨,庄里相亲的也在背后指责他。 人言可畏,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