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口承诺

空口承诺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正在上自习,由于刚过完双休日来到学校,我有些忙碌。等第二天一早,才听同学说起小玲子没有来上学。 我心里犯嘀咕:她从来不迟到的,今天是怎么了,会不会是生病了,会不会家里有什么事?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不知为什么,

有样学样

有样学样

刚刚过去的房博会,绿地翡翠城可谓是大丰收,虽然工地塔吊才竖起不到一个月,开工典礼才开过,虽然房展会的棚子就花了二十多万,但却收获了300多万。他是销售主管,这里有他的功劳,他能不高兴嘛! 这次营销方案做的相当好。 他们这次采取的排号法,这块地身

我中风了吗

我中风了吗

苏局长刚过完56岁生日就多了一桩心事:他爷爷56岁死于中风,他爸爸也是在56岁这年中风后“走”的,他现在也到了56岁了,会不会也走先人的老路?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头皮发炸,四肢麻酥酥的。 这天,苏局长和老战友叙旧,酒桌上推杯换盏,一时尽兴,把医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