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的力量(小小说)

信任的力量(小小说)

文/叶李芬芳 于培培该考大学,非让母亲高文静请刘慈敏老师。刘老师曾经辅导过培培,那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培培才上小学四年级。 那怎么行?刘老师在工厂上班,黑班白班的,精力能跟上?再说她也不是大学毕业生。于培培的母亲忧虑重重地给女儿说。 行!刘老

谁冲在最前面(闪小说)

谁冲在最前面(闪小说)

作者:施泽会 攻打老山146高地,攻打262高地,谁冲在前面? 33年年了,哪个记得清楚? 这个都记不清楚,还是参战老兵吗? 大家回忆一下,哪个冲在前面? 这个还用回忆,连长呀,当然是连长李晋军。从战斗打响,到战斗结束,他一直冲在最前面,我们亲眼目睹。在连

殇殇羽衣,月下独影

殇殇羽衣,月下独影

28岁,尹月辞掉了自己稳定的高薪工作,一个人来到苏州,这个全新的城市对于她来说太陌生。尹月留了长发,换掉手机号,情节自己的美貌和聪慧得到了一份国企的文员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安稳。尹月租了一个朝阳的单间,在新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尹月的眼睛生得精

感谢你不曾伤害我

感谢你不曾伤害我

A 华咏生是我的房东,35岁的中年男人,高挑身材,穿风衣很好看。眼睛幽深如同一眼泉,我很少见过有那么漂亮眼睛的男人。他留下电话给我,说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他住1栋,我住2栋,听说他老婆被公派出国了,他一个人带着女儿过。 我拨通了华咏生的电话,我

小小说|莲生

小小说|莲生

原创: 王中玉 墨上尘事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