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复杂的猪

一只复杂的猪

我每在单位上、朋友间吃一次亏,回去对妻子说,妻子一边看她的电视,一边对我说,你是条猪。 她多次说我是猪,我很不服气。说真的,因为一说到猪,就让人想到满脑袋的深沟皱纹,贪吃肚大的样子。我很不喜欢猪的样子,因为猪长得太不帅了。 我说,像我这样优

一条复杂的猪

一条复杂的猪

我每在单位上、朋友间吃一次亏,回去对妻子说,妻子一边看她的电视,一边对我说,你是条猪。 她多次说我是猪,我很不服气。说真的,因为一说到猪,就让人想到满脑袋的深沟皱纹,贪吃肚大的样子。我很不喜欢猪的样子,因为猪长得太不帅了。 我说,像我这样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