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在咱老家那个山窝窝里,父亲也算是半个文化人,父亲在村小学当了十多年的民办老师。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早上,父亲穿上笔挺的洗得有些泛白的中山装,细心地梳理好茂密的头发,提着空空如也的黑色旧皮

我 的 文 学 梦

我 的 文 学 梦

我 的 文 学 梦 文/温馨(河北) 热爱文学,从一识字就爱。记得小时候,父亲给了我一本四角号码字典,并教会了背字头歌点一横二三撇捺,乂四叉五方框六,角七八八九是小,点下一横变零头。但由于刚上小学,还不懂得笔顺,认字又太少,,仍然不会使用四角号码

父亲的寻找

父亲的寻找

小说专栏 父亲的寻找 文/马建忠 周一的阳光总是慵散,像树懒缓慢攀爬。碰头会结束,甄诚一脸铁青地从编辑部主任办公室走出来,他摊上事儿了。 同事们跟在后面窃窃私语。A记者说,上周领导还一个劲儿夸他能干,你看怎么样,福祸相依,人呢,千万别得意。 B记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小时候,我玩劣之极。而父亲是大货车司机,手掌又粗又重,让我望而生畏。 打架犯错,再加上嘴犟,肯定要挨打。父亲的巴掌总是落在头上不少于三下,即使我大喊: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巴掌还是会落下,还是不少于三下。有次我和别家的小孩打架,

父亲的年

父亲的年

小小说 父亲的年 马建忠 红色的窗花、对联、福字张贴在门窗上,映着一张张欢快的笑脸。 年越来越近,江华却高兴不起来,原本愉悦的情致被父亲一句你看着办吧弄得荡然无存。 父亲用一贯含蓄的口吻表达了不满。 江华知道很难说服父亲,不如找时间跟母亲聊聊,

怀念父亲||辽宁 田洪文

怀念父亲||辽宁 田洪文

● 田洪文 父亲2018年6月7日去世,享年88岁。老人家临终前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夜不能寐,写诗悼念。 辞世一八六月间, 光阴荏苒一整年。 夜深无眠想心事, 老父音容浮面前: 出生之时大事变, 日寇统治度童年。 沈阳解放成家业, 与母携手七十年。 兢兢业业

求骂,求打

求骂,求打

文/王起 儿子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紧闭双眼不能说话了。 爸,我回来了。儿子扑到病床前。 父亲没吭声。 爸,您睁开眼看看我行吗?泪水砸在父亲的脸上。 父亲没睁眼。 儿子跪了下去: 爸,您就骂我一顿吧。 父亲的嘴角连动也没动。 哦,您是舍不得骂我了?那就

重阳节感人微小说:父亲的棉裤

重阳节感人微小说:父亲的棉裤

作者:米仔 01 前不久秋分到了,因为父亲年岁大了,就想提前给他准备一下冬天的衣服,以备不时之需。 父亲颤巍巍地拿出一条棉裤,要我给他补补。 我看了一眼,都老旧的的不成样子,膝盖处破了,且变形厉害,裤腰的松紧带也没了弹力。刚想说扔了吧,再买一条

我父亲的散文在记忆中

我父亲的散文在记忆中

在他的童年记忆中,父亲每天下班回家时,他总是站着挺直的,迈着健康的步伐,像风一样。当我回到家时,父亲将牢牢地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门,脚就像一匹马,从不动摇。父亲年轻时,他是一名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