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风光:卫生区(小小说)

焦风光:卫生区(小小说)

焦风光 像往常一样,乡长调离后,整个办公楼的卫生区都要重新划分。 据说,这看似不成文的怪现象,还是从多年前蒋乡长那一任开始沿袭下来的。那年全乡大搞创建卫生文明先进单位活动,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负责三楼卫生区的不但个个都披红戴花走上领奖台,而

佳作赏读||焦风光:食物中毒(小小说)

佳作赏读||焦风光:食物中毒(小小说)

焦风光 富贵大酒店博雅厅。 从胡乡长坐的位置和那道红烧鲤鱼张着大嘴所对的人就可以看出,这一桌十来个人,今天他是座上客。 乡里的人都知道,胡乡长绰号喷壶。酒桌上,胡乡长只要两杯下肚,嘴就把持不住,喷得云天雾地。这里说的喷可不是指喷空胡侃,而是说

落叶之秋

落叶之秋

路上风光只是四季交替,春去秋来,下一季又会是什么? 春来之时,枯树换嫩芽,枯草繁荣,不知绵延何方;只知花香扑鼻而来,蝴蝶翩翩起舞,蜂鸣绕耳,又扬长而去,再待春归来时,牡丹依旧繁花似锦。人以情可把世间美景,尽收眼底,却抵不过由内而外的一丝丝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