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分肉(故事新编)

狮子分肉(故事新编)

狮子分肉(故事新编) 作者:陈希瑞 俄罗斯有一个《狮子分肉》的寓言故事,说的是犬、狮、狼、狐比邻居住,四者结了盟,设了誓:自从盟誓之日起,四者共享所得猎物。 狐狸捕了一头鹿,这可是个不小的收获,到底怎么抓的,无人清楚。 狐狸通知大伙来分鹿。犬

〔俄罗斯〕库普林《快乐》

〔俄罗斯〕库普林《快乐》

快乐〔俄罗斯〕库普林 一个大皇帝召他国中的许多诗人和哲人到他的面前。他用这个难题问他们:怎样才是快乐了?第一个人慌忙答道:是这样,要常常能看见上帝般的脸上的光辉,还要永远感觉。 大皇帝冷冷地说道:挖去他的眼睛。换一个上来。 第二个上前高声奏道

〔俄罗斯〕契诃夫《在邮局里》

〔俄罗斯〕契诃夫《在邮局里》

在邮局里〔俄罗斯〕契诃夫 前几天我们去给我们的老邮政局长斯拉德科别尔乔夫的年轻妻子送殡。那个美人下葬以后,我们按照祖辈和父辈的风俗回到邮局里去追悼。临到薄饼端上来,那个老鳏夫可就哀哀地哭了,说道:这些薄饼跟去世的人一样的红喷喷。一样的漂亮!

〔俄罗斯〕高尔基《幻想曲》

〔俄罗斯〕高尔基《幻想曲》

幻想曲〔俄罗斯〕高尔基 在我房间窗外面的花园里,一群麻雀在洋槐和白桦的光秃的树枝上跳来跳去和热闹的交谈着,而且邻家房顶的马头形木雕上,蹲着一只令人尊敬的乌鸦,他一面倾听这些灰涂涂的小鸟儿的谈话,一面妄自尊大地摇晃着头。充满阳光和暖的空气,把

〔俄罗斯〕赫尔岑《路过》

〔俄罗斯〕赫尔岑《路过》

路过〔俄罗斯〕赫尔岑 有一次我从乡下去莫斯科,在某个省城里待了两天。第二天早晨一个农民的妻子来见我,那农民是从我们家领地上到这里来经商的。她着急得不得了:丈夫已经坐了六个月的牢,她听到风声,说快要判刑了。我把案情询问了一遍;他所犯的罪并不严

〔俄罗斯〕屠格涅夫《门槛》

〔俄罗斯〕屠格涅夫《门槛》

门槛〔俄罗斯〕屠格涅夫 我看见一所大的建筑。正面的一道窄门大大的开着。门里是浓密的暗雾。高高的门槛前面站着一个女郎一个俄罗斯的女郎。深暗的浓雾里吹着雪风,从建筑的深处透出来一股冷气,同时还有一个缓慢的,重浊的声音。 呵,你想跨进门槛来做什么

〔俄罗斯〕屠格涅夫《一个东方的传说》

〔俄罗斯〕屠格涅夫《一个东方的传说》

一个东方的传说〔俄罗斯〕屠格涅夫 巴格达①的人,谁不知道宇宙的太阳,伽法尔②呢?许多年以前,伽法尔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巴格达郊外散步。他忽然听见一声嘶声叫唤;有人在哀呼救命。伽法尔在一般他这样年纪的年轻人中间是以聪慧多智出名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