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狗

醉狗

文/王起 五魁首呀! 七巧七呀! 哥儿俩好呀! 村长家里正在划拳行令招待下乡干部。七岁的儿子丁丁第三次去小卖部买酒,回来时发现自家的大黑狗,在院子里转了几个磨磨后,咕咚一声向墙角的草堆里栽去。 丁丁跑进屋里喊道:爸,怪不得这酒老不够喝,原来被狗

眼不见为净

眼不见为净

在东北的农村有哥儿俩,哥叫甘洁,弟弟叫甘净,两个人都带有洁癖倾向,哥儿俩信奉:宁吃干净的邋塌,也不吃邋塌的干净。 春暖花开的时候,村里的埋汰大婶请他们哥儿俩把自家的炕给拆了,再搭上。原来这北方的土炕每隔个两三年就得拆了清除一下炕灰。哥儿俩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