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检查”的新发现

“老检查”的新发现

我这个在基层吃了20年闲饭的老打杂,最近又被县里临时拼凑的所谓财经纪律检查组收容过来。 说实话,这些年我苦于干这种睁只眼闭只眼,昧着良心说瞎话的差事。每检查过一次,我心里就像灌了一层铅,压抑得难爱。但是,只要抽人检查,不管哪行哪业,懂不懂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