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负责的好男人,101次求婚

做个负责的好男人,101次求婚

我第一次向朱颜求婚那年,她只有18岁。 她是董太婆的外孙女,来外婆家过暑假,我家与董家毗邻而居,我是家中老三,哥哥们去游泳,不肯带我。我追到门口哇哇大哭,她在隔壁听见了,就过来问:小弟,你哭什么呢? 朱颜问明白了,便自己带我去,经过冰棒摊的时

松鼠之爱

松鼠之爱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应该是这样的情景:全系新生大会,120个座位的教室有150个人在场,黑压压,都坐满了。知道辅导员脾气不好,谁也不敢迟到。就她一个,来晚了。 他刚毕业没多久,脾气不好却是全校有名的,时常沉着脸,天生没有表情

爱情像鸡毛一样飞舞

爱情像鸡毛一样飞舞

第一次与可可开口说话,是在系里的春节晚会之后。一起跳民族舞的女孩子要合影留念,女孩子的虚荣和自傲,让我很自然地挤到了第一排的中间位置上。可惜还没有坐下,便被另一个眼疾手快的女孩子抢了去。气咻咻地正眼看她时,她却是笑嘻嘻地一拍身旁的座位,说

飘落在夏天的爱情花蒂

飘落在夏天的爱情花蒂

我一直记得老胡第一次把丝丝带到我面前的情形,正是晚春的中午,阳光不安分地透过娇嫩的树叶,照得街道上影影绰绰。丝丝很高兴地用几乎是蹦跳的步子走到我面前,喊了我一声姐姐。 老胡的妻子那时已经是肺癌晚期,他昏天黑地地奔波在工地和医院之间,没有时间

第一次

第一次

第一次:凡事都有第一次,或许令人高兴,或许令人失落。 为了完成繁多的寒假作业,于是我偷了懒在网上寻找写作思路,于是就找到了日记网。 这里有很多不同年级写的日记。我就从其中看

不哭,美人鱼

不哭,美人鱼

■ One 唐诗诗第一次看到蓝宇的时候,他穿着旧的牛仔裤,白衬衣洗得领子都发白了。蓝宇是父亲带的研究生,每周两次来她家上课,有时一个人,有时还带着一个穿着格子裙子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是父亲的研究生。 那时,唐诗诗只有14岁。14岁,还是一个太小

为你叠过三十九罐星

为你叠过三十九罐星

那年,她16岁,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不算很高,斯斯文文的,但很喜欢踢足球,有着一副低沉的好嗓音,成绩很好,常是班上的第一名。虽然在当时,早恋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女生追男生也不再是新闻,她更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他表白

波希米亚风格的披肩

波希米亚风格的披肩

■ 一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蜜月里的一个清晨。很早,便有人敲门。 我穿着睡裙,蓬头垢面地打开防盗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略显憔悴却很有气质的女人。她拉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谨慎地问:是穆良家吗?我点头的时候,她又说:我是那慧,可以进来吗? 她脸上

那一缕菠萝香

那一缕菠萝香

她还记得18年前的那个春天,8岁的她第一次见到那个丑丑的东西:均匀隆起的橙色小丘,一身粗糙的刺,上面一簇绿叶,倒像是绽开的花朵。那是父亲从南方回来带给她的礼物,可是一家人竟都不知道怎样对付这个异物。菠萝在床头柜上放了3天,父亲才拿刀将它拦腰切

爱情的味道

爱情的味道

他和她开天辟地第一次肩并肩,看电影。她二十岁,他二十二岁。清楚地记得电影院门前偌大的宣传画上,《滴血黄昏》的影片名特别醒目。 电影开始前,他在百货商店精挑细选了两包袋装牛肉干,一人一包。并肩端坐,她拿着那包牛肉干不知所措。影片中的情节已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