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黄杰贵/坑

【小小说】黄杰贵/坑

【小小说】黄杰贵/坑 我在单位从事技术工作,专业是水稻栽培及病虫害防治。我负责十多个种粮大户的技术指导,整天都在他们家的田野里穿梭。 一天,单位亢秘书找到我说,单位帮扶的贫困村申报一个养猪扶贫项目,需要一个技术指导员,而且要求中级以上的职称。

小小说:住酒店

小小说:住酒店

住酒店 值了一宿夜班,单位的小床睡不舒服,欧阳起来出去溜一圈。 时已深秋,半路几点凉雨打下来,缩头跑去檐下避避。转身看看,却是家快捷酒店。 回单位不久,纪检书记让办事员小刘叫他过去。问小刘:知道啥事不?小刘摇头,眼神却怪怪的。 进了书记办公室,

小说看台|| 范文学:献血(小小说)

小说看台|| 范文学:献血(小小说)

范文学 单位里发了通知,市血站要来开展一次义务献血活动,单位里号召大家一定要积极参与。科长笑眯眯地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嘛,我只要血压正常了,到那天我也会带头献血的。我听了心里直犯嘀咕,话说得怪好听,去年不也是这样说的,最后不也没

长明灯

长明灯

某单位的公厕安了个100瓦的电灯泡,昼夜放明,贼亮贼亮!成了长明灯。 电实行承包后,电工给公厕的灯泡安了个开关,拴了根绳子,触手可及,开关很是方便。 夜晚,人们去厕所,发现灯泡不亮了,就议论纷纷: 哪个作孽的把灯泡弄坏了?还不快找电工修修! 一天

背上爱的行囊上路

背上爱的行囊上路

单位正在宣传去大西北支教,他很想去,那是他一辈子的梦想。只是想象着在那片广阔的天地里尽情挥洒着自己的智慧和激情,他就已经心潮澎湃了。 可他却迟迟没有和妻子商量。最近她半夜醒来,常喊着说头疼。早就打算陪她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可各种各样的理由

樱花樱花,请你说话

樱花樱花,请你说话

25岁那年,我就职的那家苟延残喘的单位终于宣布破产。我揣着4000元积蓄来到武汉,在W大附近租了一间地下室,复习备考,期待有一天能成为W大的研究生。这所学校里闻名遐迩的樱花,曾是我整个中学时代的梦想。白天我必须起很早才能在图书馆占到一个座位;晚

意外惊喜

意外惊喜

女友倩倩被单位派去南方一座大城市学习半年,走后一个月,我便思念难忍,正逢周末,就给她打电话,要去那儿看看她。倩倩一听就笑了:这么远的路程,就两天时间,忍一忍吧,亲爱的,就当我去了外太空!可你没去外太空呀,再说两天不够,我还可以请假嘛。一听

白吃的法宝

白吃的法宝

中午下班后,我正要去单位食堂吃饭,同事小翟拦住我,笑嘻嘻地说要请我吃海鲜。我心说吝啬鬼小翟发啥财了,要不怎么会请客呢。 出了我们单位门口,西行不到200米,来到一家海鲜馆子。进去找了个亮堂的位子,小翟叫来服务员,叽里呱啦一口气点了好几份海鲜,

思想工作者

思想工作者

他是单位政工部的部长,每逢单位干部之间闹矛盾或职工遇到事情想不开,就由他去做思想工作,久而久之,大伙都叫他思想工作者。 思想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很认真,很负责。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十年。但昨天,领导找他谈话,让他从部长岗位上退下来,因为,

一只复杂的猪

一只复杂的猪

我每在单位上、朋友间吃一次亏,回去对妻子说,妻子一边看她的电视,一边对我说,你是条猪。 她多次说我是猪,我很不服气。说真的,因为一说到猪,就让人想到满脑袋的深沟皱纹,贪吃肚大的样子。我很不喜欢猪的样子,因为猪长得太不帅了。 我说,像我这样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