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王兴华 大西北的冬天总是有些冷。这不,昨天下午忽然刮起了一场大风,发怒的狂风呼啸着从塞北的黄土地上卷过,被狂风裹挟的砂子,漫天飞舞,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迷得人睁不开眼睛。我赶紧跑回家,关好

会痛的微凉青春

会痛的微凉青春

夕阳下,霞光穿过树叶,光斑打在了草地上三个人的身上,一个手持着竹笛的老人,和他膝下一男一女的孩子。 老人吹着笛子,面带慈祥的微笑。两个孩子歪着脑袋似懂非懂的听着。 这样祥和,静谧的画面就那样定格在那一刻,变成了永恒。 韩默儿一脸好奇地看着手里

一月·细雨绵亘

一月·细雨绵亘

经了一夜细雨的抚摸,早晨出门时地上湿漉漉的,还未干透;空气清新却带着些许寒冷,让人能看见自己吐出的一团团白色的气流。不久前还是翠绿挺拔的乔木树,这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旁逸斜出地朝一旁的房屋倾倒而去,虽有丈把高,但这时绝称不上美观,分明是

蚂蚁民国的统治

蚂蚁民国的统治

蚂蚁家族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廷续了数千年。这一代的蚁王很尽心尽力,他是一位使大家敬重的智者,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据说在他祖父、曾祖父总之是很久以前那个时代都是封建王朝,那时候是只有王族血统的蚂蚁才会成为下一代的帝王,大家都尔虞我诈,为争夺王

迷失的蚂蚁

迷失的蚂蚁

我是一只强壮的黑将军蚂蚁,整日在土地上驰聘,我不是在观赏风光,而是在寻找维持生命的猎物。你可别门缝里看人,我可不是一只普通蚂蚁,我具有高超的猎巧,每次出外打猎,我能满载而归。 那些小蚂蚁也非常羡慕我。而在我看来他们都不值得一提,因为我是蚁中

夸父追日

夸父追日

有一年,天大旱。火一样的太阳烤焦了地上的庄稼,晒干了河里的流水。人们热得难受,实在无法生活。夸父见到这种情景,就立下雄心壮志,发誓要把太阳捉住,让它听从人们的吩咐,更好地为大家服务。 一天,太阳刚刚从海上升起,夸父就从东海边上迈开大步开始了

小象的大便

小象的大便

早上,出门散步的河马非常吃惊。今天空地上非常臭。“哪里臭?哪里臭?”河马边问边找。 鄂鱼、狮子、猴子和刺猬也都围了过来。“哪里臭?哪里臭?”大家正找着,“吧嗒”,“吧嗒”,只见几个大便落在了空地的中央。“哇噻,这么大

躺在女厕所地上的醉汉

躺在女厕所地上的醉汉

一天上午,吴梅季听说本村程军家里杀猪,于是上门买肉给自己的侄女送生儿礼。 他早早地来到程军家里,凑巧程军原先请的帮忙扯猪脚的人,有事不能来,正差一人帮忙,吴梅季说自己可以帮忙,程军说好,中午没有好菜的酒,你就多喝几杯吧。 吴梅季捉猪确实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