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古巴刀》(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古巴刀》(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世纪末的知识分子突然开始热衷于一个拉丁美洲人的名字:切格瓦拉。我在一些杂志和报纸上看见那个革命者的照片,是个英俊逼人的穿着军装的白种男子,头戴无舌帽,一脸络腮胡子,他的明亮深邃的眼神令人难忘。这样的眼神在现实生活中是罕见的,因此它使一些随

NEW

《独立纵队(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独立纵队(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正午时分,一些搬运工人顶着毒辣的阳光从化工厂的边门里推出一车车的樟脑,一路小跑着向河运码头冲去。樟脑刺鼻的气味钻出麻袋,荡漾在香椿树街上。小堂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两只手轮流驱赶着樟脑的气味,没有什么作用,小堂的午睡就这样被樟脑剥夺了。 小

NEW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伞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伞

一把花雨伞害了小女孩锦红。锦红的姨妈在伞厂工作,她从出口品仓库里捞了几把花雨伞出来,兄弟姐妹一家送一把。送给锦红家的这把伞尤其漂亮,绿色的绸布面上撒着红蘑菇,伞柄是有机玻璃的,里面还嵌着一朵玫瑰,看上去像是水晶嵌了红宝石。雨伞归了锦红,从

NEW

《人民的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人民的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春节临近,鱼的末日也来临了。我们街上的傻子光春热爱垂钓,有一天他从铁路那边的鱼塘回来,棉裤是湿的,裤腿上结了一层冰碴,他扛着一根用晾衣竿做成的竹子渔竿在街上走,沿途告诉别人一个古怪的消息。他们把抽水机搬去了,鱼塘里的鱼就哭起来了,他说,鱼

NEW

《哭泣的耳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哭泣的耳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哥哥比弟弟大三岁,天经地义的,哥哥应该照顾弟弟。但那年夏天哥哥交了几个不三不四的朋友,人像水一样地往低处流。他的喇叭裤勒紧了屁股,看上去随时会绽线,他的军帽歪着戴,帽檐下滋出几簇长头发,油腻腻的,抹过发乳,散发着一丝堕落的香气。他天天带着

NEW

《回力牌球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回力牌球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回力牌球鞋的颜色大致有三种,蓝的、黑的和白的。陶的那双是白色的,是陶的叔叔从外地带回香椿树街的,陶脚上那双白色的回力牌球鞋在一九七四年曾经吸引了几乎每一个香椿树街少年的目光。 陶有两个好朋友,许和秦。陶第一次穿上那双鞋子是在黄昏,他迈着异常

NEW

刘亭:乍暖还寒时候(之六)

刘亭:乍暖还寒时候(之六)

舒令怡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晚上的社员大会会开得这样成功,这使得她想更深刻地认识眼前这位年轻人的愿望,愈发地强烈了 大道旁老榆树上的铧片子敲上四、五遍了,生产队马号的屋地、炕上,才稀稀落落地来了十多号人,舒令怡心中暗暗叫苦。对于她有生以来的第

NEW

刘亭:乍暖还寒时候(之五)

刘亭:乍暖还寒时候(之五)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谨以此文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 总647#似水流年之青葱岁月系列十(05)# 乍暖还寒时候 (中篇小说) 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十日 接上篇 一路上,舒令怡向他汇报队上的情况。王队长起早贪黑,村东村西地跑,可积极着呢!就是社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