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精读】祤歌:短篇恐怖小说

【小说精读】祤歌:短篇恐怖小说

松林夜遇(此故事半真半假,夜游为真,夜遇为假) 文/ 祤歌 这件事发生在我十一岁的时候?,那是一个凉风习习的下午五六点时分,我和堂兄妹他们去压马路(饭后走一走),说说笑笑地就走到了离我家不是很远的一片松树林,马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松树,我本来就是个矮个

【新刊短篇】王小王:蒙面人(附创作谈)

【新刊短篇】王小王:蒙面人(附创作谈)

王小王 他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儿,但又搞不清哪儿不对劲儿,虽然搞不清哪儿不对劲儿,但又愈发感到不对劲儿。这种诡异之感就像扣在头上的一口大铁锅,沉重,冰冷,密不透风,不致让人看不到丝毫光亮。 他顶着这口大铁锅走进办公室,看到坐在对面办公桌前的人

短篇 —— 夏天的偶遇

短篇 —— 夏天的偶遇

原创猪猪说电影 夏天,一个我讨厌的季节,不如春天的清风拂面、不像秋天的满眼金黄、也比不上冬天那皑皑的白雪,虽然北京很少下雪,那我也喜欢。有人说北京只有两季,非夏即冬,半截袖穿着穿着就穿上了羽绒服,感觉不出过渡,但越是缺少,才越弥足珍贵。 夏

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文|匕鹿君 如果在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纪,首次执笔,我定然将我心中的感情源源道出,以此纪念那些埋在时光中死去的亡灵。 如果在一年前,满世界的重压倾覆在我的身上,我撑过太多迷茫的昼夜,手中拿着苦涩的笔,重重地闭上双眼,厌弃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

胶格儿短篇特辑:我的高考与我的生活

胶格儿短篇特辑:我的高考与我的生活

感谢您的阅读,祝您阅读愉快。 几日前,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则消息,大概是一位高二的学生,因熬不住高考的压力,坠楼而死。 我突然想起我的高中,我在多么庆幸一路走来有那么多的朋友相伴。彼时我们早已各奔东西,去了不同的地方,又重新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胶格儿短篇特辑:一次彻底失败的倾诉

这不是影评,只是一次极不完整的倾诉。且不是我的真实经历,纯属虚构。 文/匕鹿君 每一年的十一月,我总会去庙里祈祷,唯独去年例外,因为那一年的十一月,我已经进了大学,告别了我的故乡。幼年时我体寒,江南小镇淫雨霏霏,母亲总喜欢带我去佛寺,让我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