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里的那一朵血色月季

情人节里的那一朵血色月季

阿南恋爱那年,我大二,他大三。 阿南家在偏远的小山村,家里供他上大学已经是负债累累。阿南的生活费大多是他自己做家教挣来的。可阿南从来不对我说这些,他非常爱我,力所能及地满足着我的各种要求。 比如我们周末去学校外的小餐馆吃饭。他都说自己吃过了

蝴蝶从来不会停止飞翔

蝴蝶从来不会停止飞翔

大二下学期的一天傍晚,她和一位同寝室的女友穿行学校前那条马路时,被一辆违章行驶的汽车撞倒在地,肇事司机丢下流血不止的她逃窜而去,她的女友不知所措的哭叫着。这时,路过的他背起她就往附近的医院跑。因为抢救及时,她安全脱险。很快,她从女友的口中

谁说我的脸皮厚

谁说我的脸皮厚

大二开学不久,我突然臭美起来,有事没事总爱对着镜子照。同宿舍的小不点见我整天喜滋滋地,说我情窦初开,我一听顿时挽起袖子就要扁他。这什么话,我堂堂一米七几的汉子,三天不刮脸呼啦就长一脸的胡子,内分泌这么旺盛,明显就是一个标准的成熟男人,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