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菊

苦菊

那年,她和他一起读研。两人家里都不富裕,过得自然是比较清苦的生活。但是他总能给她一些小小的惊喜,比如亲手为她做一个头花,或是画一张漂亮的生日贺卡。他是那种细心而体贴的男子。在相爱之后,她更感觉出这个男子的情感很细腻。 苦菊一起去吃饭时,他总

我考的‘哦’分

我考的‘哦’分

我班有一对双胞胎,从小俩人就都不聪明。其实是小时候的了脑膜炎的了。学习硬是搞不到。留了几个级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老样子。在小学读了五年,还在读二年级。家长也在家里辅导,孩子就是不开窍。父母给他们俩人没有办法了,只好由着他们了,听之任之。老师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昨晚又失眠了,其实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去想,反正自己做办公室副主任都这么多年,早已没有了争胜心。然而有些时候就是这样,越是不想,越是去想,这已是第四晚失眠了。天蒙蒙亮时才迷迷糊糊入睡,该死的铃声却响个没完没了。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跳下床,胡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