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 灵

百 灵

文 / 杨留坤 百 灵 大约去年三月的时候,我打城外客运总站经过,遇到过一个事儿。 那时,一场春雨听不到一点响声儿,杨树柳树正比着把孩子送进暖风里,一个穿芝麻糊色长袍套雪花银马甲,盆脸茶壶盖头细眼睛的男人站在街边冲私家车门缝往里看,一会儿,又跳上

故事会 《血色玉笛》

故事会 《血色玉笛》

01 洛阳城外小店内,临窗一桌食客正在窃窃私语。突然,其中一人猛拍桌子,怒目圆睁:说到底,你们就是不信我! 桌旁其他几人哄笑起来,有人回道:只怪你所讲之事太过离奇,的确难以令人信服。 哼,你们若有胆量,大可夜探观音庙一试。那人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游绍宇 | 绿化

游绍宇 | 绿化

Y局长过世后,被葬在离城外50里地的一个山坡上。 山坡上野草丛生,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杂树。由于不通公路,很少有人上山,因而显得有些冷清、荒凉。 站在远处仔细观看,山坡的形状酷似一只趴着的甲鱼,似乎伸着脖子在喝水。离甲鱼喝水的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河,

看彗星

看彗星

老周是个天文迷,这天晚上,他特意“打的”来到城外一座小山上,支起了望远镜。原来,今天晚上有颗彗星出现,这座小出就是最佳的观测点。 数九寒天,冷风飕飕,老周冻得上牙碰下牙。山下是一座很气派的星级宾馆,老周真想跑到宾馆里去暖暖身子,可又怕错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