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骑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我表弟左林是个罗圈腿,这意味着他无论如何努力,腿部以及膝盖是无法合拢的。我姨父左礼生将这不幸归咎于左林幼时对一匹木马的迷恋,也不知道有没有科学根据。那是一匹从街道幼儿园淘汰下来的木马,苦命的大姨当时还健在,是幼儿园的保育员。她利用关系,花

《白雪猪头》(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白雪猪头》(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我母亲买不到猪头肉,她凌晨就提着篮子去肉铺排队,可是她买不到猪头肉。人们明明看见肉联厂的小货车运来了八只猪头,八只猪头都冒着新鲜生猪特有的热气,我母亲排在第六位。肉联厂的运输工把八只猪头两只两只拎进去的时候,她点着食指,数得很清楚,可是等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小武汉在哪儿也混不好,后来干脆去了火葬场,抬死人去了。 起初谁也不知道小武汉在干什么工作,是一些死人站出来揭露真相的。那年夏天持续高温四十度以上,热死了好多风烛残年的老人。除了老人,香椿树街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贪凉,夜宿楼顶平台不幸坠落丧命,一

《水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水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河水向东流。装满油桶的船疲惫地浮在河面上,橹声的节奏缓慢而羞涩。油桶船从桥洞里钻出来,一路上拖拽着一条油带,油带忽细忽粗,它的色彩由于光线的反射而自由地变幻。在油桶船经过河流中央开阔的河面时,桥上的女孩看见那条油带闪烁着彩虹般的七色之光。

《古巴刀》(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古巴刀》(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世纪末的知识分子突然开始热衷于一个拉丁美洲人的名字:切格瓦拉。我在一些杂志和报纸上看见那个革命者的照片,是个英俊逼人的穿着军装的白种男子,头戴无舌帽,一脸络腮胡子,他的明亮深邃的眼神令人难忘。这样的眼神在现实生活中是罕见的,因此它使一些随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伞

《手》(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伞

一把花雨伞害了小女孩锦红。锦红的姨妈在伞厂工作,她从出口品仓库里捞了几把花雨伞出来,兄弟姐妹一家送一把。送给锦红家的这把伞尤其漂亮,绿色的绸布面上撒着红蘑菇,伞柄是有机玻璃的,里面还嵌着一朵玫瑰,看上去像是水晶嵌了红宝石。雨伞归了锦红,从

《人民的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人民的鱼》(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春节临近,鱼的末日也来临了。我们街上的傻子光春热爱垂钓,有一天他从铁路那边的鱼塘回来,棉裤是湿的,裤腿上结了一层冰碴,他扛着一根用晾衣竿做成的竹子渔竿在街上走,沿途告诉别人一个古怪的消息。他们把抽水机搬去了,鱼塘里的鱼就哭起来了,他说,鱼

《哭泣的耳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哭泣的耳朵》(香椿树街故事_苏童著)

哥哥比弟弟大三岁,天经地义的,哥哥应该照顾弟弟。但那年夏天哥哥交了几个不三不四的朋友,人像水一样地往低处流。他的喇叭裤勒紧了屁股,看上去随时会绽线,他的军帽歪着戴,帽檐下滋出几簇长头发,油腻腻的,抹过发乳,散发着一丝堕落的香气。他天天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