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错过花期

错过花期

他和她曾经是同班同学,若干年后在陌生的城市相遇,理所当然地住在同一屋檐下,彼此照应着生活。每晚临睡前,她穿着粉色睡衣,柔顺的长发披泄一肩,站在他的房门口轻声问,明天你想吃什么菜,而他,总在她的硬盘崩溃或台灯短路时,很有气概地拍拍她的肩膀:

没有你的城市

没有你的城市

闹钟铃响,刺耳的电子音让梦里你的身影迅速消散。这是第几次梦见你了呢?记忆中你的脸一天比一天模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样子的呢?头疼,无力按下闹钟开关。我缓缓坐起身,呼吸跟着铃声的节奏起伏。 又流了满脸的汗,梦见你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么?闹

流浪月光

流浪月光

流浪在这座城市本身就有一种无奈,如今却身在这里,张根有种难言的苦楚与悔恨。 今天中秋节,每人两个月饼加一个苹果。今晚八点会安排大家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每人限时五分钟。狱警打开了牢门大声喊着。 张根从狱警手里接过了中秋节礼品,分外沉重,这是他第

锦衣不夜行

锦衣不夜行

杨丽萍带着她的《云南映像》到这个城市来的时候正是新年将近,亚红也从南京回来,打电话告诉我说买了两张票,她要穿那件南京云锦外衣去看杨丽萍的舞,算是给当天的观众锦上添花。 为了不给她这件江宁织造出品的锦衣有夜行的遗憾,她嘱我晚餐订了湖边的在水一

珍惜身边那个她

珍惜身边那个她

一对已结婚十多年的夫妻去城市的另一端看朋友,回来时天色已晚,又逢末班车,丈夫说,咱俩从前后两个门挤上去吧,人太多了。妻子点头同意。从前门挤上车的丈夫站在车厢中间,被一层层的人拥挤着,十分难受。忽然就有一只手悄悄地抓住了他的手,凭感觉他知道

为爱而悄悄放弃

为爱而悄悄放弃

直到坐上南下的火车,看着这个熟悉的城市渐行渐远,她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开始和他相爱时,她也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但还是抱有幻想。那时候总以为自己的爱情会和别人的不同,到了最后才发现,所有的故事竟是如此惊人地相似。遇见他时,离他的婚期还有四个月

亲爱的,黄泉路上我陪你走

亲爱的,黄泉路上我陪你走

在某座城市的某个地点的某坐学校,有一个叫慕容瑾的男孩,他很讨厌所以学校的人都很讨厌他,他是很喜欢孤傲自大,什么事情总是以为他很了不起,别的女孩给了他很多情书但是他总是那过来以后就扔掉了,有的甚至他都不接,他是很多男生嫉妒的焦点,但他总是不

同桌未能同生

同桌未能同生

他和她是1984年出生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个村子里,也许是老天早已安排好他们两个人的命运,时间一天天过去,到了小学他俩还分到了一个班里,老师安排座位总是男女一张桌,奇怪的是,不管老师怎么样安排,他俩总会坐到一起,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小孩

最疼的名字

最疼的名字

我逛遍这个城市的所有酒吧,可是,我找不到一个有着海藻样的长卷发和忧伤眼神的女子。 夏天的傍晚,天气出奇地热,气温接近40度,在这座沿海城市里,已是百年少见。我趿着拖鞋,穿着短裤和黑色T恤,在海堤大街晃晃荡荡地走,像一个无业游民。 我就是无业务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