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奶奶轶事(小说)

三奶奶轶事(小说)

文/查方盛 陶兽爷是名兽医,被大字不识的三奶奶叫成了兽爷。 起初陶兽医也曾暴红过脖子和三奶奶较真,无奈把扁担当一字的三奶奶不吃他那一套,总是以各种应急的理由噎得他直翻白眼,没辙了。 应该是我们这些学生娃最早发现大队部装了电话的,等到一根根木杆

近视眼镜

近视眼镜

高远其实在高中时便成了近视眼,至少有五百度,看黑板都模模糊糊。但他却没有戴眼镜,也没有对别人提起过,一来他对自己的成绩并不满意,二来他对文学创作很痴迷,没有考大学的愿望,三来他觉得戴眼镜是那优秀生的专利。自己学习平平,戴副眼镜反而怕会给别

长明灯

长明灯

某单位的公厕安了个100瓦的电灯泡,昼夜放明,贼亮贼亮!成了长明灯。 电实行承包后,电工给公厕的灯泡安了个开关,拴了根绳子,触手可及,开关很是方便。 夜晚,人们去厕所,发现灯泡不亮了,就议论纷纷: 哪个作孽的把灯泡弄坏了?还不快找电工修修! 一天

春季大扫除英语

春季大扫除英语

在年底,同事们见面并互相打招呼并改变了:您的部门是否清理过?邻居们也改变了话题:你的家人打扫卫生了吗? 大扫除是新年的重要任务。这表达了人们对新年和新年的美好祝愿,并欢迎新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曾经的山海誓盟如今变成了泡沫般消失在海里,多美的爱情不一定要在一起,只要我知你心有我就足够 题记 事情隔去多年,我还是不能忘你。当我看到结婚请帖上写着你和她名字,两个名字紧紧的依靠在一起,我嫉妒她了,这本该属于我而不是她,只是我只能是羡慕她

我们仨人美文

我们仨人美文

从哥哥离开之后,我们仨就成了相处时间最长的人。父亲和母亲年逾六十,头发花白;我奔四的年龄,老多头发也已经提前熟透。这样仨人站在一块,仿若饱经风霜,人到深秋。越往前走,越想

致深秋情感散文

致深秋情感散文

一  迷蒙的清晨,由清脆的鸟吭变成了滴答的雨滴声。儿时,我深爱着这个收获的季节,因为在那个金黄色的秋天,我来到了这个绚烂的世界,睁开睡意朦胧的眼,胜利的喜悦弥漫了整个医

距离太遥远,美色和吸引也都成了虚空

距离太遥远,美色和吸引也都成了虚空

曾经认识一个女孩子,家世很好,又难得不骄矜。每次文艺晚会上她弹琵琶,雪白的手指在琵琶上一抹一跳,长发披垂在面颊上,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颌。我纵然是同性,也觉得真有活色生香这回事。 爱慕她的人自然是不计其数,其中有一个老实的男生。别人都会些小伎

分手,我的心更痛

分手,我的心更痛

那年,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成了家人和村人的骄傲,可贫困的家境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很沉闷,一直徘徊在念书、上课、考试、赚钱四点一线上。同学们说我是守财奴,只要有兼职的机会都过来找我,半开玩笑地说:“嘿,听说你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