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芙怨

玉芙怨

她与他初见,她正从船上提着裙摆上岸,从摇船老头儿手中拿过着采来的莲蓬,而他则正立在梧桐树下,等待友人归来。蓦然回首,四目相对。 他一身锦衣华裳,眸子熠熠生辉的望着她。 她看了一眼,便红着脸低下了头。良久,他走了过去,优雅的作揖行礼。怔然间,

是谁负了谁?

是谁负了谁?

她与他初见的那个夏天,她刚剪了短发。 那年,她与他都是刚刚迈进初中的青涩少年。 他被班主任分配做了班长,她被分配做了副班长。这是个没有投票毫不民主的工作分配。她起初有些不服气,小学做了六年班长的她第一次被压下去了,还输的如此莫名其妙。然而刚

我的挽留,在他眼里成了无理取闹

我的挽留,在他眼里成了无理取闹

初见乔楠是去年冬天一个下着小雨的傍晚,我们商议好先到附近的米粉店填饱肚子,再聊她的故事。 米粉上上来了,乔楠舀了三大勺干辣椒撒在碗里,然后浇上那么多的醋,拎起筷子搅拌一番后大口吃起来。坐在对面的我看得目瞪口呆:这么辣、这么酸,如何下口?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