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痛的微凉青春

会痛的微凉青春

夕阳下,霞光穿过树叶,光斑打在了草地上三个人的身上,一个手持着竹笛的老人,和他膝下一男一女的孩子。 老人吹着笛子,面带慈祥的微笑。两个孩子歪着脑袋似懂非懂的听着。 这样祥和,静谧的画面就那样定格在那一刻,变成了永恒。 韩默儿一脸好奇地看着手里

穿过我的黑发你的手

穿过我的黑发你的手

小小的街道。青石板铺就的路。初冬的小镇,阳光长了细绒毛,淡淡地,飘在空中。落在人家的房屋顶上。 街两边,是那种人得水墨画的房,青砖黛瓦,木板门。早上一扇门一扇门移开来,晚上一扇门一扇门插上去。这是古镇,有六七百年的历史呢。里面的居民,骨子里

梦里有烟花飘落

梦里有烟花飘落

穿着白色的裙子穿过覆满晨霜的草地。已经是深秋。成都的天气依然湿热,只有在这样的清晨,满目的白霜才能显出些许凉意。她赤着脚,脚面上融化了薄薄的霜,水露沁凉。但她并不在意。 飞机起飞和降落的过程都持续轰鸣,她听不见别的声音。只是一直将手扶在铁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