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狼(短篇小说)

黑狼(短篇小说)

黑 狼(短篇小说) 那年月的故事 文/上兵伐谋 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听见和他一起下乡落户到清河林场的知哥知妹们都叫他黑狼,他也自称黑狼。这大概是他总是一身黑色装扮,而且爱学狼叫的缘故吧,我想。 起初,清河乡的乡民们都觉得好笑,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祸从口出

祸从口出

县办公室主任王强,最近不知道咋回事,右眉毛老跳,也有点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是啊,听老一辈说过,左眉毛跳财,右眉毛跳灾,该不会真有事要发生吧!王强有些担心,便跑去问当医生的发

你不知道我爱你

你不知道我爱你

-01- 钱飒飒喜欢黄自然,从初一到大四,整整十年。这事儿谁都知道,黄自然也知道。 黄自然是我们院里很有名的人物,屁股后面一年到头地跟着一群人。一开始是穿开裆裤的小屁孩儿,后来是长满青春痘的少年。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领袖魅力,很容易被簇拥,黄自然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认识苏更之前,我先知道了他的名字。总觉得他应该是35岁以上,一脸沧桑,而且不苟言笑。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美院毕业之后,我被分到杂志社做企划,苏更就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不敢相信,已小有名气的苏更竟然那样年轻。 苏更很活跃,其实那时我对他的背景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在认识他之前,她从不知道男人也会有耳环眼。 是中学时代一个秋高气爽的游园日,他们在东湖划船。他先上船,回身来接女孩子们。她小心翼翼地跨上船舷,船一个摆荡,她踉跄地跌靠在他肩上,一眼看见,不禁低呼:呀,你有耳环眼。他早用力一捏她的手,示意她噤

心爱永恒

心爱永恒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爱上她的。 他最喜欢像个孩子般趴在她怀里,脸颊紧贴着她的胸脯,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 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这是她大一时写的诗;她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特别快,有时候运动稍微激烈些,心脏就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即使渐渐长大

心爱的

心爱的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爱上她的。 他最喜欢像个孩子般趴在她怀里,脸颊紧贴着她的胸脯,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 侧耳聆听她心跳的声音。这是她大一时写的诗。她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特别快,有时候运动稍微激烈些,心脏就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即使渐渐长大

来生的约定

来生的约定

老婆你还好吗?我好想你,我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我只知道没有你在身边的每一秒我都是在煎熬中度过。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流过多少次眼泪,也不记得在心里念你名字多少遍,可我真的好想你。我好期待今生的结束来生的到来。 老婆啊,你不在身边我都不知道笑是什么

我们到底是怎么了?

我们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了,浑浑噩噩的过着,完全不像以前的我。 说我冲动也好,说我脑子发烧了也好,其实感觉这个东西吧,怎么说呢,你说它真实吧,它也挺真实的存在着,你要说它不真实吧,它有时侯确实是挺虚无缥缈的,以前一直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坐在熟悉的公车上,打开窗,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或许每个地方都有你曾经出现的记忆,看着手机屏幕,想写点什么,才发现,其实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HI,灏云,在天国还好吗? 我想你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你的时候总会想哭,想着曾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