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寝忘食打游戏

废寝忘食打游戏

昨天晚上,老公也不知做了什么梦,狠狠地掐了我好几下,被他弄醒后,这一夜就没怎么睡好。我上班后正趴在桌上迷糊,突然手机响了,是儿子大松的老师打来电话,问我说儿子的病怎么样了。 我吃了一惊,大松一天活蹦乱跳的,哪有什么病啊?我奇怪地反问:我儿子

太委屈

太委屈

有个姑娘叫小容,住在广场旁边的居民楼上。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她被一位在广场上巡逻的年轻警察吸引住了,有空就在窗前凝望那个穿警服的身影,但是她没有勇气上去表白。 一个朋友知道了她的心事,给她出了个主意:“小容,你带一些丝手帕迎着他走过去,到他

让狗羞愧

让狗羞愧

一楼住户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只大狗。初来乍到,它警惕性非常高,一有点响动就狂吠不已。我家在六楼,尽管每天上下楼蹑手蹑脚,但十有八九还是要被狂吠一通。我胆子小,狗一叫我就拼命跑,生怕它突然冲出来。 周日,我去接正在上英语培训班的小侄子到家里吃饭。

老师,对不起

老师,对不起

妈妈说我的智商只有76。我的智商到底有多高,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杀伤力很强的人,很多人因我而受到伤害,他们有的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有的甚至自杀身亡。所以我一直怀疑我有潜在的超能力,而这种超能力又不知为什么对我的老师作用尤强。 我至今仍记

可怜的小鸟

可怜的小鸟

作者:平常心 昨天新收了四只小鸟,黑的,不知鸟名。我本不收野鸟的。卖鸟人说一窝共六只,他留下两只。我说你为什么不给大鸟留下几只呢。要不你再把这几只放回窝里吧。卖鸟人不以为然,说窝早没了。 怎么办呢?没办法,我就收了。心想:或许能喂活,或许能救

我们为何“压不住火”

我们为何“压不住火”

乘车时遭遇交通堵塞,不知何时才能通过下一个路口,孩子不听管教,让他往东偏往西。下属交来报告,却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劳累一天回家,妻子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停唠叨遇到这些情况,你是否常有怒气直冲头顶的感受? 近日,《新周刊》杂志一篇中国人变成了最着急

牛四补锅

牛四补锅

这是很早以前的故事了,不知诸位 还爱不爱看。 我村有一个老手艺人,叫牛四,走乡串村,补锅补盆,可是本事不咋地,留传下来一些笑谈。一次给人补盆子,补完了,人家用手一抠,掉下来了。再补,又抠下来了。他急了,说:你别抠,老是抠还行,努着使去吧。还

阿T的网恋

阿T的网恋

阿T最近不知怎的,爱上了网恋。通过QQ,阿T加了一个同市的昵称叫静夜的飘雪的人为好友,阿T发信息过去到:美女,你名字这么的美,人肯定很漂亮吧!在阿T的脑海里还是有童话色彩的,他认为一个好的名字肯定很美很酷。否则,一个名叫二蛋,鸡毛的人怎么也无法

阿P当老板

阿P当老板

阿P又下岗了,自出社会阿P不知换了几份工作,几乎三十六行全干完,就是没一行干的好。这也只能怪阿P自己不争气,动不动就发话,大不了老子不干了,你能把我咋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板也发话了,你是老子,我是什么,你不干还不给你干了。阿P这条鱿鱼就

吃饺子

吃饺子

村子里有个人,大名不知叫何,索性就叫他张三吧。此人没有个一技之长,平时也懒得下力气做活赚钱。一日三餐,凑合凑合就过了。要是谁家里做点好吃的,逃不过他的鼻子,非上门蹭吃蹭喝。起初大家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也不计较。时日一久,难免让人生厌,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