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我叫白孟,是一国之君。等过了今年除夕,我就三十九岁了。 现在的我,站在燕雀台上,俯视着这片本不该属于我的山河。看着眼前一派繁华的帝都,我心中感慨万分。此时,钟鼓楼的钟声突然响起,钟声浩浩荡荡,融进了飘逸在空气中的青烟里,滑过我的发髻,打断了

云飞雪之百年雨思

云飞雪之百年雨思

作者:透明的鱼 盼望已久的大雨终于来了,雨下得出乎意料的大,波及的范围也出奇的广,绵延数千公里。 百年之后的夏云飞坐在小木屋里的窗户前,百无聊赖,用手指顺着窗子外面玻璃上的水流一遍遍地向下划着,试图一直沿着水流去寻找某个人,却一次又一次地迷失

五百年后的称呼

五百年后的称呼

两只鸟在山上的树枝上聊天。 大鸟看着城市里那几个楼房大的烟囱拚命往天空中冒着浓烟,说,人类真是非常讨厌。 小鸟说,为什么,伯父? 你说那烟,一年这么往天空里钻,全世界都这么往天空里钻,空气是不是一天比一天糟糕? 那是。前几天,我一个小朋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