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将飘向何方

雪花,将飘向何方

风不大,但是足以让人冷战不断,今年的冬天有点冷,天空中的雪花一片一片的漫天飞舞,像在寻找什么,又像是在躲避什么。 市场挺冷清的,偶尔会有几辆车从市场边的公路上经过,街上的行人很少,也许大多人在这样一个凛冽的天气里选择躲在家里畅想春天的到来,

给花开一个机会

给花开一个机会

那年,她大学毕业到报社做一名小编辑。 她不大爱说话,一个人静静地编稿,或静静地看英语书。同事们知道她在准备复习考研,还知道她会间隔着收到北京一所大学的来信。 该是一个男生的。她在拆信时会流露出一点无法掩饰的热切,几页纸,却看得忽悲忽喜。 这一

没吃骨头和鱼长不大

没吃骨头和鱼长不大

今天一清早,当拖把园长带着小朋友在野葫芦大院做早操的时候,扫帚园长骑着扫帚回来了。她的扫帚前面,挂着一只大篮子。 扫帚巫婆举起篮子里的菜和鱼,告诉大家: 今天请大家吃美味的鱼! 我不喜欢吃鱼,鱼儿很腥,是馋猫吃的!胖胖闻了一下鱼,摇摇头说。

嘘!别让冰箱听见

嘘!别让冰箱听见

天外来客的传说听得多了,但我向来不大相信这类传闻。可是,我倒相信我们周围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有灵性的东西,它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折磨我们,最后毁灭社会。 且让我举个例子。两年前我拿到一笔600美元的保险收入。我和我的妻子坐在厨房餐桌旁计议怎样用这笔

小偷报警

小偷报警

别看李二年纪不大,又长得瘦小枯干,但他却已经是个三进宫的老偷儿了。 俗话说:贼偷方便。这天,李二遛达到河东小区,闪进了一个楼洞子。上午十来点钟,正是上班的时间,再加上现在的居民互相之间联系比较少,整个楼洞子静悄悄的。李二贼里贼气,这家门口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