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矫侄

二爷矫侄

寇扁家中很穷,去东北混了几年,回乡后便吹天舞地,富得流油一般。有人以为他在东北真地混得不错,非常羡慕。日子已久难免露陷,只要他摆阔,十之二三的人摇头吐舌。他也不管人家烦不烦,摆起阔来洋洋得意,吐沫飞天。 二爷见他这样,守着大伙说道:寇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