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宽容

最后的宽容

男人和女人相爱在校园。她下嫁给他,这是现代版的七仙女下凡。女人的父亲是那所大学所在地的政府显要,母亲是一家研究所卓有成果的研究员。而他呢,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的儿子拥有什么?谁都知道。 但是她却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她放弃亲情和前途到了他

短篇小说:爱在进行时 原创作者/韧草

短篇小说:爱在进行时 原创作者/韧草

原创作者/韧草 父亲因脑梗死住进了市人民医院的老年病房。 当120的急救车呼啸着到达市人民医院急诊室的时候,一个极瘦丝条状的大高个儿年轻医生,围绕着病床,轻松地把大半个身子探到病人面前,四下忙碌地检查抢救。从他胸口别着的工作证上可以看到:老年病

爱在朝朝暮暮

爱在朝朝暮暮

文/时间细流 整个苍穹,在这一瞬,都被刹那染红,大地更是一片血色,似乎这天地,化作了一处邪恶无比的血池! 苍穹色变,风起云涌,一半的天空化作了紫红,向着另一边的鲜红猛的吞噬而去,巨响撼动天地。 这片天地原本被红尘女的意志弥漫,可眼下,竟如同是被

爱在左,还是右

爱在左,还是右

她认识他一段日子之后,才发现他这个习惯的。一起在路上的时候,他会走在她的左边。起初以为是巧合,后来悄悄故意站到他的左边去,总会被发现,他会停住脚,特意绕到左边去,望着他简单自然的表情,心里,微微地泛起涟漪。 除此以外,他是一塌糊涂地粗心。约

爱在梅花盛开的时候

爱在梅花盛开的时候

有一种爱叫等待 军心甘情愿地等待着,这种等待源自一句诺言,像梦般虚无缥缈吗?不,军能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 军记不起是什么时候认识妍的,从最初的记忆开始,他就和妍手牵手走在一块儿,有时候他情不自禁地想,也许他生来就注定要与妍在一起的。 军和妍

爱在公元前

爱在公元前

凌晨一点,月色皎洁。 我手摇轮椅来至阳台,遥望皎月,心境悲怆。一年了,不知道这一年大宇是否过得好?胃疾是否痊?是恨我还是想我?我点燃一支烟,已记不得何时起我学会了抽烟,心空的人都说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而我又何止寂寞这简单几字啊? 紫若,我一定

血见证的爱

血见证的爱

第一章 《一》爱在这个冬天开始 那年秋天,男孩和女孩在同一所学校。 即将来临的冬天在那一霎那间变的那么温暖,是因为为爱情的滋润了干涸的心田 那时女孩并不认识男孩,但是男孩却深深喜欢着女孩,可是他一直不敢向女孩表白,因为在男孩心中,女孩永远都是